人本主义与教育

  前段时间看了《Silver
Spoon》,内容主要讲述北海道农业高中一群刚入学的新生,在此辛勤劳作努力生活的故事。男主八轩勇吾,为了逃避原来学校升学和来自父亲的压力,选择了自己一无所知的北海道的虾夷农高。却因为这次不理智的选择,从新找到了生活的真谛。片子表现了很多少年危机的内容,也展示出了同学之间的美好情谊,实打实是一部励志青春热血的校园动漫。但我却被其中一个最为支线的支线吸引了,关于经济动物生命价值的思考。
  人在各种场合都曾强调过生命是平等的。远古的部落之间用动物作为图腾彰显精神,佛教僧侣不食肉以体现对生命的敬畏,现代社会对濒临绝种的动物实施救助。这样看来,对于生命的尊重进入了一个高级的层次。
  八轩饲养过一只叫猪排饭的食用猪。猪排饭是最后一胎,从小就抢不到优质的奶水,长得不如其他兄弟姐妹强壮。马上要出肉的前期,因为体型瘦弱只能被判为下等肉材。八轩希望猪排饭能和他的兄弟姐妹一样健康强壮,成为上等的肉材。就天天为猪排饭加餐开小灶,一个月之后猪排饭的体重大大增加,已经赶上了其他的猪,被判为中上肉材。
  八轩很高兴,高兴过后又感到深深地难过。他亲手养大的猪排饭,最终的命运也逃不了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味。猪排饭,不,是这些经济动物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动物和动物之间的价值判断是什么?难道那些繁殖数量多,能为人们所用的动物就比其他的动物甚至人类低贱么?衡量着一切的标准仅仅是实用价值么?片子给了我一个马马虎虎能说过去的解答。八轩买了猪排饭身上所有的肉,做成了熏肉还有烤肉和同学分享。在他拿起筷子将肉放入嘴里说出那句“真美味!”的时候,我后背发凉却又心安理得。我不能只食用素食,以后也要经常食肉。每次食肉都这么的纠结,被八轩的这句“真美味!”给救赎了!我只要怀着感恩的心,那些死去的经济动物们就死得其所。他们不会在三途河的另一边怨恨我们,反而会以一颗慈悲奉献的心包容我们。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
  最堂而皇之,最托拉斯的必数俱乐部与球员之间的微妙的关系为代表。无论是NBA还是曼联皇马尤门图斯,甚至代表人类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无不充斥着经济动物思想的硝烟。
  那些优质的运动员甚至教练,在各大势力之间被买来买去。这一切的前提是,在各种赛事中表现卓越,经常问鼎。一旦成绩下降,或者出现伤痛疾病。这些失去利用价值的运动员就像是赛马中受伤的马驹,统统要被处理掉。唯一的不同就是,这些利益集团不会杀人,但是农场主有权决定是否宰杀一只动物。所谓的人本主义,站在经济动物的对立面,它是上层建筑的光鲜外表,美丽嫁衣。
  远古的文明延续至今,图腾和灵兽被杂揉成麒麟、凤凰、巨龙,成为人们寄托吉祥传统的民族血脉。在偶尔的节日中会成为谈资,仅仅梁三日之后又消失的无踪无影;佛教是传入中国以后,由中国的僧侣严守不食肉训诫。印度佛教,藏传佛教,日本佛教的僧侣并没有不食肉的戒律;在那些气候环境恶劣地区生存的保护动物,被偷猎者屠杀又被先关机构收缴,因为价值不菲经常被卖掉贴补公费。越明亮的地方,阴影越大;越清澈的水中,越没有生气。历史前进的车轮可以放慢速度,却必须前进。车轮在前进的道路上碾压一切障碍,唯有经济的根基永远无法撼动。
  隐隐约约想起另一部电影和一首歌,一个名曰《自闭历程》一首名曰《咕叽咕叽》。前者女主Temple
Grandin为美国的畜牧业贡献良多,特别是改进了安抚奶牛的围栏装置,让奶牛在临死之前不那么焦躁。后者里面有一句歌词——“谁比谁好,能差到多少。迟早都要,向上帝报道”。
  在经济二字还没有“嫁给”你之前,努力大口呼吸直到缺氧!

人本主义于20世纪50~60年代在美国兴起,70~80年代迅速发展,它既反对行为主义把人等同于动物,只研究人的行为,不理解人的内在本性,又批评弗洛伊德只研究神经症和精神病人,不考察正常人心理,因而被称之为心理学的第三种运动。

最近迷看《红楼梦》,开篇讲绛珠仙草有一段写到:“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字样,遂得脱却草胎木制,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现在备受平权意识启发的我,默默地标注了这一段。
后也在听很多红学专家聊红楼。其中一位是台大的欧利娟老师的公开课。恰巧那这一段举起了栗子。只是除了古时候,女性备受轻视的地位以外,欧老师还提到了我都不曾意识到的一点“人本主义”。所有的神话、故事、鬼神传说,都将人放在了至高无上的位置。比如红楼中的绛珠仙草,都已贵为仙草,但在曹雪芹的眼中,也不过是低人一等的存在,需修炼千年,方可幻化人形。世界众生的排序,由此可见一斑。
但毕竟,所有人神故事的作者和读者都是人类,把人放到相对高的地位,也是可以理解的。
也毕竟,并不是人人都似庄子,蝴蝶或人,哪儿是真实,哪儿是梦境,至少都是平等的。
另起一行说,从小或许就有些恋物,不要说养猫养狗养出来了感情,就是对简简单单的毛绒娃娃或其它常用却喜爱的死物都会生出别样的眷恋和依赖。
所以就我个人而言,万物都该是有灵的。 食物链本身就是充满矛盾的存在。
人为了生存而食用其他生物,这错误吗?
为了生存无可厚非。毕竟,生存都无法保证的我们又如何去反思去自省。
可这又是无可厚非的正确吗?连一点脸红或感恩都无需的正确吗?
想尽一切的科幻电影,智商极高的外星物种把人类作为粮食圈养的情况下,人类又何尝不是把外星生物刻画成邪恶而残忍的形象展开,并且一次又一次摇着“自由”的革命旗帜,去哭诉哀求去推翻抗争强权的统治?
相似的设定呀。
只是玉子不是人类,只是一只变种猪。虽然有智商有意识,可对人类而言,她终究还只是一只猪。
看有豆油说”大家怎么都只看到了‘吃猪肉’的故事“
”难道这是要劝导我改吃素吗?可是我是植物保护主义欸“
啊~我也只是看到了吃猪肉的故事呀,并且我也无法改吃素呢。
只是在这部影片之后,我在吃猪肉吃草的时候,或许不会再充满食物链顶端生物的理直气壮。
臆测,这也许是导演想带来的一点点的人类的反思吧。

也许是前两部电影的成功, 陆川觉得如法炮制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试图反映人性的陆川,
如果周围有亲人被枪杀,蹂躏,强奸之后还能表现出如此的人本主义,
那才是真正的人性!
一个中国人,我没有期待从这部片子中得到人性的启发。。。

在百度人本主义时看到的一句:

人本学派强调人的尊严、价值、创造力和自我实现,把人的本性的自我实现归结为潜能的发挥,而潜能是一种类似本能的性质。人本主义最大的贡献是看到了人的心理与人的本质的一致性,主张心理学必须从人的本性出发研究人的心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小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人的认识能力显然已有很大提高,人似乎变得无比地聪明了。这主要表现在人对外部世界认识清楚得多了。但对人自身内部问题的认识似乎并不那么清楚,人对自己的感情和德性更缺乏科学的理解,缺乏控制自己盲目冲动的能力。

该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是马斯洛(1908~1970)和罗杰斯(1902~)。马斯洛的主要观点:对人类的基本需要进行了研究和分类,将之与动物的本能加以区别,提出人的需要是分层次发展的;他按照追求目标和满足对象的不同把人的各种需要从低到高安排在一个层次序列的系统中,最低级的需要是生理的需要,这是人所感到要优先满足的需要。罗杰斯的主要观点:在心理治疗实践和心理学理论研究中发展出人格的“自我理论”,并倡导了“患者中心疗法”的心理治疗方法。人类有一种天生的“自我实现”的动机,即一个人发展、扩充和成熟的趋力,它是一个人最大限度地实现自身各种潜能的趋向。

这里所说的对自身内部问题的认识,好像在曾经的教育中没有提及,除了生物学科。

我认为人的内心健康在一个人一生中占据的比重和身体健康一样重要,甚至超过身体。

而且和环境与教育有着密切地关系。

那内心健康是什么?我个人认为是培养思考能力,自我恢复能力,积极思考能力,自我追求和实现能力。

这些隐藏在部分教育中,但在我的记忆里,儿时,从来没有哪个老师或者他人跟我提及过相关知识和理论,或者引导我加上这方面知识。

这些影响人一生的重要的思想,没有在当时教育中体现(不知道现在的教育如何),因此,那代人很多都是不太了解自我的,只是盲目的学习,盲目的工作,盲目的结婚生子,导致现在,问题爆发了,大家都会开始考虑,我是谁?我为什么这么生活?我到底应该往哪里走?很多人开始自发的研究自我,研究自我的内心世界,因为人需要成长,需要追求幸福。

可能我们那个年代是因为中国还比较落后,现在随着人们的物质世界被满足,大家都在努力去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的过程中,人本主义的重要性也在慢慢体现,我们会从离我们最近的自己的下一代教育上开始注入这些理论,比如,去尝试与孩子深度沟通,让他们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追求什么,去帮助他们实现自我。

这是重要的,我也只是初步踏入,希望通过登船学习,可以去深度地了解人本主义,并且可以用在我和我的孩子身上,让我们更有觉察地生活,不被生活中的苟且而遮住了眼睛,而是去看到自己和对自己真正重要的那个更真,更善,更美的自我。当然,这个过程如船长所说,是非常疼痛的过程。

最后分享一句马斯洛的观点:马斯洛认为人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具有多种动机和需要,包括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和爱的需要、自尊需要和自我实现需要。其中自我实现的需要是超越性的,追求真、善、美,将最终导向完美人格的塑造,高峰体验代表了人的这种最佳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