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回答极粗略的回答很轻松的回复很轻松的回复很简单的对答很简短的对答很简短的对答很粗大略的答应极粗略的答应非常的粗略的答复很轻松的答复很轻松的答复很简短的应对很简短的应对很简短的答问不会细小略的答问非常粗大略的答问很轻便的回应很简单的回应很简单的作答很简短的作答很简短

不知道怎样用一句话描述感受,温情、美好、感动这些词好像太单薄,1988给我的是一个宏大的综合体,是重新去回望自己成长的另一个视角,知道那些童年礼物背后是父母小心守护的天真,知道坚强的父母会转身会流泪,知道友情和爱情的背后可能有很多我们没有看到的真心,然后在回望里去和解去感恩,然后回到当下,应答这份幸运

晃晃悠悠
哈哈哈哈哈笑

重读北岛的《回答》,以前读,有很强的历史气息,现在读,有很强的时代感

无意中打开了这样一部年代久远的韩剧,看完第一集就被深深吸引。离我们越来越远的胡同,比亲人还亲的邻居,还有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同伴,无法回去的美好时光。太多的感人瞬间难以一一述说,但这些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不正像春天的雨一样润物细无声吗?全剧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德善的老公是狗八还是阿泽,索性我从一开始站的是阿泽和德善,最后心满意足的看到两人终于互相表露心迹。不被人看到的眼泪不代表不曾流过,没有说出口的爱慕也有它存在的意义。这些真挚的感情在记忆的长河里会有如大浪淘沙最后熠熠生辉。阿泽挂掉越洋电话无法赴约德善后留下的眼泪足以让任何女生去心疼,不仅仅是因为朴宝剑英俊的脸还是因为因为阿泽对爱人德善长达6年默默无言的付出和全世界我只看到你的真心。我不赞同微博有人认为德善的老公其实是狗八的说法,不可否认狗八也爱德善,真心或许不比阿泽少,但他总是因为自己的犹豫在错过德善。感情所需要的时机其实不是什么偶然而是放弃和果断换来的必然。阿泽做到了,为德善放弃了职业生涯第一场比赛,相比狗八即使说出表白的话也用玩笑来圆。感谢这样一部电视剧让我看到丰富的每副血肉之躯,看到爱和被爱既是权利也是幸福。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素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回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既见君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网络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你知道吗,当一个人久久地凝视任何东西,都会发现它有一副狰狞的面孔。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我在浴室望着镜子端详了一个晚上,似乎发现了什么。

冰川纪过去了,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例如一张老人家或者小孩子的脸,看久了会像恶鬼;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汉字,盯着看竟会变得陌生。心理学用了很长很长的篇幅去解释这是人类认知心理的一个普遍现象,简单说就是大脑记忆的暂时短路。

好望角发现了,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但只有我知道,这是一些不为人知的“存在”在作怪。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或许是知道了这些我们不应该知道的东西,我最近饱受这些“东西”的骚扰。

为了在审判前,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2016年,6月22日,夏至后第一天,阳至盛而阴生。

告诉你吧,世界我–不 –相–信!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晚我如往常一样,加班到凌晨一点才回到所住的城中村。这条村叫老榕村,因为村口有一棵清朝嘉庆年间就栽种下来的榕树,历历二百余年。每次深夜走过,看着这棵老榕树都不禁想到黑山老妖,狰狞地笑着在夜色的掩护下向地面的人伸出无数触手,吸允他们的精气。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那晚在老树下,我遇见一位很老很老的老奶奶,好像要比老榕树还老。穿着暗色的刺绣唐装,撑着把黑伞迎面走过。擦肩那刻,我瞥见老奶奶有很深很深的黑眼圈,脸皱得像一张揉起来的纸。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她不言不语,巍颤颤地经过老榕树,在村口拐角没入夜色中。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图片 2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网络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我不知道这个奇怪的老人要给我什么信息,更要命的是,这个信息究竟是己方的帮助,还是那些“存在”败露的蛛丝马迹,我也不知道。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所以回去之后我一直睡不好,脑海里盘旋着一段回忆,景象很模糊,但我愈来愈确定我经历过,所以我开始翻日记,一整宿都在翻。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一直翻到小学那本。

稚嫩的字迹在封面印有宠物小精灵的笔记本里写道:我看见邻居家的窗户里有个外星人,我看见他的头了,浅黄色的,圆鼓鼓像个皮球,我告诉妈妈,她敲了敲我的头,说那是种田戴的草帽。然后赶我去睡觉。

原来冥冥之中一切都有注定,我是天选之人。为什么会是我?我他妈的怎么知道,但总得要有一个吧?彩票总得有人中,首富总得有人当,60亿分之一也是机会啊,更何况我不确定我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图片 3

网络

七天之后,加完班回到城中村已经是凌晨两点多。经过一周的思考,我更倾向于那个老人是敌人败露的马脚,果然这次没有见到她。

“滴”,掏出门卡开了租住的农民房一楼大门,转身就看见小虎子愣愣地站在电梯门口。住在一楼负责帮房东收租的大妈有个四岁的孩子,虎头虎脑,胖嘟嘟的脸很可爱,大家都叫他小虎子。

已经两点多了,他还站在电梯口发呆。我知道的,有时候小孩子午睡稍稍睡多了,都能玩到后半夜去。我过去摸摸他的脸颊说,虎子,还不睡啊?

他没有反应。估计是困了,整个人都有点呆滞,便没有管他。按下电梯,开门,我进去,转过身,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在缝隙里我看见虎子突然笑了笑。

然后电梯门又自己开了一次,好像有人在外面按了一下,再关起来。我竟然没有害怕,心中反而有点期待,因为我知道,正面接触的时候终于来了。

我对着空荡荡的电梯问,你是谁。

并没有应答。

我想起《三体》里三体文明第一个接收到地球信号那个底层小人物的警告,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我突然愣住了,一瞬间想明白了什么,吓得疯狂地尖叫起来——我暴露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