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量老去的大咖们

我觉得,电影这东西,就是见仁见智的.有些人看这部电影,纯粹是为了怀念.

也许经常会有这样的体验,听着一首歌的时候,突然就想起曾经跟小伙伴在KTV里疯狂的一起飙过高潮部分的高音,想起在那个青春躁动的年纪里,经常性的把KTV当酒吧,把酒吧当KTV,任何事情都能成为我们去嗨的理由。

我也怀念老临界

尹华是我在原南京军区某部工作时的老政委。从他任政治处主任直到政委,我在他领导下工作了将近5年,那是我迄今三十多年人生当中最充实的一个时期。很多年过去了,一直在心里记得这样一位亦师亦友亦兄长似的领导,感激那些年他一点一滴的教我为人处事的道理和干好工作的方法,言传身教吃苦耐劳的作风,感激他主动为我们前途着想的那份真诚。

我不知道是从哪听来这句话,“我们的生命本来轻盈,都是被这肉体和各种欲望的污浊给拖住。”我想某些时候我们确实是被这些沉重又污浊的东西给拖住,我们渴望着不断向上爬但终落得一捧黄土。

试问.现在还有哪些所谓的动作片能好像老史那样.纯粹的人枪战?

威尼斯澳门在线 1

不怀念不会来这

往事并不都会如风,陈年旧事经过时间的沉淀,有些细节更显弥足珍贵。总想写点什么,纪念我们一起战斗过的那些岁月。

在我看来年轻是一种资本,可以更加猛烈地认识这个人生,愿意用某些不考虑后果的方式肆无忌惮享受肉体的贪婪,可年轻有时候实在是毫无用途。从灯红酒绿拐过胡同口,一对老人在喝茶下棋,卖糖葫芦的老大爷扯着嗓子吆喝,却抵不过在躺椅上晒太阳的老太婆一声呵斥。你看吧,这些皱纹里堆满岁月的人儿们,他们才是用最舒服的样子过着日子。

人会老.老史老了.不会再像第一滴血的时候..可以给人那么大的震撼.
 
但是,他对电影的热爱.对梦想的追求.让我敬佩

又或者在一个燥热的夏夜,加班回家的路上,迎面而来一阵带着夜来香气息和水汽的微风,耳边听着树上的知了,小区水塘的青蛙,没完没了的鼓噪着。恍惚回到了小时候,爸爸妈妈一手牵着自己,一手拿着一个小板凳,一家人坐到院子里乘凉。大家摇着竹编的蒲扇,望着天上的月亮,跟邻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威尼斯澳门在线 ,我也怀念老临界

能遇见尹华政委,其实也是一种机缘巧合。2005年6月,我从军校毕业,分配到了南京军区,部队驻地在上海。初进大上海的喜悦还不到一年,2006年5月,一同分配进来的十个学员,三个没有背景的被部队领导撵了出来,美其名曰二次分配。我就这样带着一份落魄和惆怅,打起背包,从繁华的大都市到了浙江建德这个浙西山区偏远的山沟部队。那时,尹华刚任政治处主任不久,正好缺编个干事,看我像个文艺青年的样子,就留我在政治处试用。就这样,我除了转业前到基层代理过一段时期教导员,一直都做他的干事,直到我2011年转业到广州。

他们在高兴的时候露着光牙板,悲伤的时候泪流而出,他们内心平静而波涛汹涌。从年少轻狂到满腹世故,他们混浊的眼泪滚过每条沟沟洼洼的乡间泥路,却从不提起趟过生死的想当年。死亡或者疾病,好像都只如弾去身上的一层灰尘一样轻盈。

不太喜欢看别人的评价去决定看不看一部电影的人.

威尼斯澳门在线 2

朋友们大都在这

尹华政委是个能力很强的人。从1998年来建德,此后多次有选调上级机关和交流去城市部队的机会,他都放弃了。他一直认为,也总是跟我们这些初来山沟部队的年轻干部讲,基层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趁年轻练好了本事,将来想去哪里发展自然有机会。尹华政委实践着自己的想法,也一步步在这个团单位从连职干到正团职。他的言行,让我们这些年轻人觉得,跟着这样一位领导能学到本事,也能让年轻而容易躁动的心平静下来。那个时候,政治处的工作氛围很融洽,加班加点工作是常态,这个也是尹华政委当干事时留下的传统。其实机关的文字材料本来就是要晚上写的。我们经常一起加班,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尹华政委交代报道员,让门口小店老板送点啤酒炒面小菜之类夜宵,跟我们一起喝点小酒,再接着干活。

可年轻害怕死亡,害怕失望跟腐败。激烈的生活是欲望的一部分却不是欲望的本身。在某个地方扎根了太久还是会厌恶这个地方的日复一日,却又在蹉跎里怀念这些年复一年。青春层次太多,内容也太多。

只有看过的人,才能去评价电影的好坏,一百个人的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

回忆的次数随着年纪而增加,有时候甚至一缕香味、一首歌、一句话、一个物品、一张照片都能勾起我们无尽的回忆。而无论回忆的内容是什么,在会心一笑之后,心里总是会酸酸的,一丝似有似无的伤感总是伴随着回忆的出现,挥之不去。

我也怀念老临界

最感激尹华政委的,是他亲手帮我打下了机关工作的文字功底。尹华政委是老政工了,在同一时代那一批政工干部里面,文字功夫是数一数二的。尹华从政治处主任到政委,前后正儿八经带过的干事只有小孙,我,还有小郝三个人,算是正宗的关门弟子吧。头一两年,每一篇文字材料他都是逐字逐句修改,我再对照学习找差距。我记得,我每次写完材料,交给他,他都会扫一眼,默默地收下来,说,我先看看。我写的东西哪怕再差劲,他也会花时间改得面目全非,再交给我,简单的说一句,你再看看。从不会为这种事批评我。那时毕业没多久,刚起步阶段,完全是一张白纸,有名师指点,入门自然很快。后来,在他的指点把关之下,我们总结的经验做法一篇接着一篇被上级机关转发,不少新闻报道在军区前线报发表,还有一些理论研究文章在军内杂志刊发。那个时候,我的女朋友在南京,每隔一两个月,他都会主动让我带上一批新闻稿去一趟军区前线报社联系编辑,顺便给我两三天假。现在想想,领导的适当宽容对下属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鼓励吧。

长大听起来很棒却在前进里丢失了本真。类似于我曾经希望去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后来只想留在平淡如水的村庄里。所以比起长大我更想快些变老。毕竟我认为,老于心才是生活的真谛。

或者你看过.在你心里.会有不一样的老史.

人们常说,当你开始回忆过去,就是开始变老的象征。我从来不赞同这句话。我最早关于回忆的记忆可以追溯到初中时期,但那时候距离变老至少还有十万八千里远。但随着年岁的增长,渐渐的,回忆带上了怀念的意味,再渐渐的,这份怀念带上了感慨和泪意,所以渐渐的,我知道我是真的开始变老了。

不是怀念免流量

记得以前有位领导说过,军校刚毕业的学员,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想着进大城市,而是先找个能力强的师傅,找到能够锤炼自己的平台。我想,我算是被动的实践了他的这句话,也最后真正受益于这句话。的确,没有真本领,或者没有深厚的背景,进了上海单位又怎样呢?高处不胜寒,最终也是难以立足的。

一直以来我都摸不清前方的路,我无法回答你以后想做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小时候的宇航员太空人听起来是这么回事却又不是那么回事。我们不可否认承认现实始终逼迫快快往前走,作为一名匆忙过客,生命如潮,天地间如此多事物,你喜欢着什么,不喜欢什么,你爱过谁,恨过谁,最终又该何去何从呢?

而如果你连完整的去看一部电影都没有.就把人家批斗的体无完肤.

年幼时,我怀念的是那些转校的同学朋友们,怀念的是寒暑假肆无忌惮的看漫画书看动画片的时光,那是一种遗憾。这几年,我怀念的是过去的每个瞬间每个细节,带着满满的“原来那时我多么幸福”以及“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的感伤。再也没有这么多能一言不合就去撸串的,想嗨就嗨的朋友了;再也没有那么多精力与朋友共度来填满空闲时光。没有了曾经熟悉的邻居,再也没有那些满满的人情味,甚至连父母都不经常见面;没有了院子,没有了竹蒲扇,再也没有曾经看夏夜漫天星空时的机会和感动。还有很多很多的“没有了”和“再也没有”。

我也怀念老临界

尹华政委是个很有包容心的人。那时候,我年轻不成熟,一不小心就会捅个马蜂窝,他总是第一时间把责任揽下来,先把事情处理完,回来关起门批评一顿,再帮我总结经验,下次碰到这个情况该怎么办。反正坏事我没少干,替我摆平的事他是经常干。记得他任政治处主任的时候,有一年,我把一名转业干部的学历填错了,档案都移交地方了,信息反馈回来,他跟当时的余政委汇报后,带着补充材料,请余政委一起去地方军转办说明情况,最终解决了问题,没有造成不良影响。后来,我们一起喝酒,我敬他一大杯,表达我的歉疚,很惭愧给他添了大麻烦,他哈哈一笑,说,年轻的时候,谁不犯个错啥的,好好喝酒,以后用心干就好了。

这不过就是随波逐流

当我们老了,回忆让我们一点点看清过去的自己,看清曾经的我跟现在的我原来已经如此的不同。无论这种变化是好的还是坏的,回忆都会将它无限放大,然后清晰的告诉你,“已经回不去了……”。

怀念那的人

我很清楚,我这种天资一般的人,很多领导是不愿意花时间教,也是没有耐心愿意带的,他不计较这些先天的东西,努力去改变我,改造我。必须要承认,人的天赋是有差异的。晚我一年到政治处的另一个干事小郝,跟着尹华政委锻炼了几年,就已经青出于蓝了,如今已是上级机关的主力了,后面有着光明的前景。悟性不同,我们俩就是强烈的对比。但是这都不重要,每个人,如果能够得到别人的指点,再加上勤奋,最终超越从前的自己,对本人来说就是一种成功,人跟人,本来就没有太大的可比性。我是那种悟性不高的人,那么些年,也就学到了他十分之一的本事,但是也让我后来能够顺利的一路走到现在,再没有经历太多为难的事。

当我们老了,我们回忆的是稚嫩的自己,青涩的自己,放纵的自己……是那些不论好坏都再也回不来的岁月。正是这点点滴滴的岁月,最终形成了现在的自己。

怀念那的事

我转业那年,尹华已经任单位政委了。转业摸底的时候,他问过我,我说不走。等他开过常委会议,我又说想走。尹华政委问我考虑清楚了没有,我说考虑好了。他尊重我的想法,亲自帮我协调转业的事。等确定的时候,他跟我说,他推翻了自己常委会的决定,很痛苦,但是,如果这个决定能够让我的将来有更好的发展,他丢点面子也觉得值。这是我多年来一直深感内疚的一件事。也许他早就忘了吧。他的理念,只要能够为这些小兄弟们的将来好,在他能力范围之内的事,他都愿意努力去做,全力以赴的帮忙。他说过,我们现在能一起工作,将来大家各奔东西了,十年,二十年,就算不见面,还能常联系,常常想起从前,就很好了。

又或许,我所有的怀念,都是对现在的自己有所不满……

怀念那的朋友

尹华政委是个很有凝聚力的人。有时候周末,我们政治处会组织机关干部和基层官兵打打篮球,打完球再组织会餐,官兵一起喝酒。其实,山沟部队的管理不同于城市部队,我们已经没有了外部环境的诱惑,如果内部氛围再搞得暮气沉沉,人都会疯掉的。酒与军人,自古即为绝配,原因就在这里。也正是因为跟战士能大碗喝酒,大家觉得他没有架子,容易接触,值得信任,在官兵中积累了很高的威信。他独特的人格魅力,让我们这一拨年轻的山沟人在部队紧张工作之余有了快乐。那个时候,业余时间,不光政治处的干事,整个机关司政后干部们都喜欢跟他玩,不管是打篮球还是打扑克或者喝酒。尤其是我们自己在单身宿舍里组织喝酒的时候,必定少不了请他来,只要他到场,人也会越聚越多,最后房间里的凳子都不够用,晚到的干脆就站着喝,有拿杯子的,有拿碗的,也有拿瓶子的。那个气氛,不身临其境很难体会到的,城市里的部队,更是无法想象到。有人会问,你们部队管理这么乱啊?什么叫乱?什么叫正规?把你放在山沟里面,几年十几年二十几年试试看?我们喝酒多,但是从没有谁因为喝酒误过事,反而更有激情加班加点。喝到差不多了,尹华政委会问,谁晚上有事还要加班,再喝一杯酒,可以先去办公室干活了。于是有事的人一杯喝完,回去接着加班,其余的人接着喝。第二天早上六点,大家准时起床出操,该走队列就走队列,该跑步就跑步,该扫院子就扫院子。如果偶尔有机关干部们的家属过来,他会大杯大杯跟家属们喝酒,表达对她们的欢迎和支持大家工作的感谢。那个时候,每年都有城市部队的干部因各种原因来我们山沟部队代职,很多人回去后,还是念念不忘这么一位领导,不管代职一年还是两年时间,都觉得有这段经历很值得。虽然是很简单的快乐,但是过了这么多年,还是那个时候的建立起来的兄弟感情难以忘怀,历久弥香更显醇厚。过去了,才会知道珍惜。时过境迁,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日子了。

不怀念楼有多高

尹华政委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不管他在不在单位主官的位置上,他都尽自己的全力去营造一个拴心留人的和谐氛围。他多次跟我们表达自己的心声,真心希望他这一批老山沟离开以后,这个部队后继有人,希望山沟里的一些好的传统,能够得到后来人的传承。这也是一个老山沟对多年来挥洒下青春与汗水的军营流露出的眷念吧。他明知道,自己终将会有离开部队的那一天,也并不清楚自己的未来是个什么样子的时候,仍然能够用心坚守。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习惯了凡是先为自己着想,尤其是看不见明确的前途的时候,不愿意耐心的守候,尹华政委代表的那一代山沟军人,在这些方面确实比我们这些年轻人强。然而,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特别是刚毕业的年轻人,根本就难以理解上一代人为什么能十几二十年坚守在一个山沟沟里,青春年华整天与兵为伴,顾不上家人,也感受不到都市的繁华。或许,也是有人追求内心的宁静吧。宁静方能致远,淡泊或许真的可以明志。

帖子能有多少

我转业的第二年,上级领导照顾他这位老山沟,调他去杭州的部队任政委。直到2015年底,正团职到点的时候,他转业到了地方。本来可以安置到杭州市的,但是尹华政委还是选择回到老家浙江金华。其实,没有那么多理由,因为多年以来,嫂子一直在金华等他。去年九月份的时候,尹华政委和嫂子送女儿卉卉来广州上中山大学,我们匆匆见了一面。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这么一个很好的领导,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懂事可爱的女儿。衷心祝福尹华政委身体健康,未来的路顺利,好人一生平安!

是怀念的那份友情

我也怀念老临界

怀念大家在一起的日子

在这很庆幸

认识了一帮老临界的朋友

我被欺负

临界人出面讨伐

这就是临界人的精神

我也怀念老临界

否则不会建立新临界

我也努力找回老临界的感觉

也到处问人有没有老临界的图片

可是问了都没有

新临界改成了临界社区

可是人一直很少

我也努力了

可老临界回不去了

这的临界人都不去

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想大家可以重聚在一起

可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

一个人两个人的临界不叫临界

大家的临界才能属于临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