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的黑客帝国

这个周末下雨,正好有了宅在家的借口,周五回来后就完全没有出门过。
昨天百无聊奈(是,虽然很无聊还是不想出门),开始看黑客帝国三部(是的,我还一部都没看过呢)。

矩阵系列电影本质上讲的是新型智能生命进化的过程,讲述人类是如何被最终扔入文明的
垃圾箱的过程,如何被榨干最后一点利用价值的过程。

10年前,我看《黑客帝国》是冲着风衣、皮裤、墨镜以及如何躲子弹去的、在Neo的超能力下满天爆炸的乌贼曾深深的震撼了我,场面太过于炫丽以至于完全掩盖了我对这部电影思想的体会。

真实世界突破了虚拟世界的一些极限,很羡慕的是强大的学习记忆能力,这个习得过程只要植入程序,马上能变现;还有解决了一日三餐的问题,再也不愁买菜做饭洗碗和今天吃啥了,一碗粥搞定,我觉得可以设计成一颗药丸,更方便。

看完《黑客帝国》,我既被片中震撼的打斗特效镜头所折服,又被其中蕴含的哲学思想所吸引。电影中的“存在主义”和“虚无主义”可以说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哲学家正在努力探究的哲学内含,而对未来数字世界中人的自我意识的争论,也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和探讨的
焦点。不得不赞叹这是一部令人叹为观止的电影。
“NEO”、“矩阵”、“母体”、“锡安城”、“人机大战”……在导演沃卓斯基兄弟用一堆玄之又玄的名词构造成的冷峻世界中,无论是重感官刺激还是重理性分析的人,都在《黑客帝国》中得到了极大的慰藉。毫无疑问,黑客的“母体”世界比星际空间和中土世界更吸引人,让观众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在我看来,《黑客帝国》并不只是几句关于枪的台词和可以炫耀的动作场面。当有一天我们站在热闹的街头,忽然发现过往人群都是一身长衣墨镜的黑客服饰,嘴里吐着满是数码味道的黑客词语,我们是不是也会怀疑身边世界是否真的只是“被设计好的”?深刻、超前的思想,辩证的思维,是“黑客帝国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就像第一集中小女孩的那把汤勺,你看着它,总会像NEO一样悟出点什么。
1、 是真实还是虚幻,是唯物还是唯心
尼奥在母体中生活,后来在人类反抗组织带领下觉醒。在母体里人们感觉非常真实,就像现在的我们。如果说在母体里的世界中,信奉唯心主义才是正确的,而在锡安城,信奉唯物主义才是正确的,那我们现在的生活难道就真的是真实的吗?我们推崇的马克思唯物主义就是绝对是正确的吗?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物体所给与我们的触觉如此真实,但这真的就是真实吗?这不过是神经对外界的反应,就像母体里,从空中坠下,现实中的人也会死。人的感觉未必是真实,在虚拟现实里,也能得到完全真实的感受。就像庄周梦蝶,究竟是蝶化庄周,还是庄周化蝶?
谁又能说得清呢。 所以唯物唯心看来只是角度不同,境界不同。
但如果真的存在《黑客帝国》中的虚拟世界,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便成了谬论。问题在于,我们无法肯定自己就生活在现实的物质世界中而非虚拟世界,所以也便无法判断物质与意识究竟谁是世界的本源。
试想如果没有生物,这个世界有时间概念吗?如果没有生物,世界根本不存在。我思故我在。如果我没有感觉与思考,那么世界并不存在。从表面上看,世界是物质的。但那个世界只是观念中的世界。没有谁可以完全把握任何东西。空间也是也是由于感知,没有感知,空间这个概念就不存在。影片中,包含了很多哲学的东西,宿命论,因果论,人性论,机械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真实还是虚幻呢?尼奥本来生活在母体创造的虚拟世界,后来在人类反抗组织带领下觉醒了。在这个虚拟世界里,人们的感觉都是那样的真实。不禁让人想到,我们自己是否也生活在这样一个类似的虚拟世界,生活在自己的幻觉之中。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这里不得不说一种叫“完全潜行”的技术,完全潜行是VR技术的一种。指利用一种机器,用埋藏在机器内的无数信号原件产生多重电场,和使用者的脑部直接连接,不是透过眼睛或耳朵等感觉器官,而是直接对脑部传送虚拟的五感情报来生成虚拟空间。同时透过回收脑部发给身体的电子讯号,就算在虚拟空间内进行各种运动,现实世界的身体也毫无反应。当然这种技术在我们的现实世界还未实现,至少现在的技术还不能到达。影片中通过在人脑上接入一个数据线,人脑就能进入虚拟的世界。突然想起庄周梦蝶,究竟是蝶化庄周还是庄周化蝶?或许生命真的就是一场幻觉?
影片中,设计师编写了很多的程序,在母体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程序,每一个程序都有着自己的宿命,先知的宿命就是去告诉人类,他们有能力结束这场战争。“杀毒程序”斯密斯的任务就是消灭母体中出现的BUG,保护母体的安全。尼奥的宿命就是成为救世主,然而这一切都是早已经设计好的。当然也有些程序并没有完全按照所编写的那样运行,斯密斯最后产生变异,不受母体的控制有科学家出物质的最小单位是比特,就是表达信息容量的单位。选择是就是1,否就是0.整个宇宙是一个巨大的量子计算机,人体是小型的量子计算机。那么我们的行动乃至思维归根到底就是在遵循着某种确定的程序在运行。运行的结果是早已确定的。这个程序中最重要的就是因果关系。所谓的选择,早已做出。即使这个世界让你为所欲为,但是你的为所欲为早已确定。这个世界没有偶然性,一切看似的偶然都是必然。这并不否认偶然性与必然性的统一。偶然只是看似偶然。
从头到尾这部片子主要的核心思想是在说因果关系,现实生活中的哲学,科学,宗教等都在阐述着这样一个观点,时间的万物都是有因才有果。每个派系都有着自己的解释,每种理论也都有自己的支撑。西方电影中都有一套完整的理论来支撑他们的哲学体系,像《盗梦空间》,《创战纪》等等。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想解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尽管《黑客帝国》是一部老电影了,在现在看来也不为过时,是相当成功的一部商业片。涵盖的信息量也是巨大的,想想导演的脑容量也真的是大。在电影最后,主角如是说道:“让芸芸众生见到真实的世界,一个没有电脑的世界;没有硬性规定和任何界线;一个充满可能性的世界。”我想,这是电影对于真实、虚拟世界的一个划分标准。真实的世界,一定是一个以人类自身为主角,人们能够自己做出选择和决策,而不受外力全面控制的世界。但其实,我们现在生活的真实的世界真的能够达到如此标准吗?关于自由的定义是一个被讨论烂了的问题。作为社会人,所谓自由和选择都是限制在一定规则和界线内的,并且这些规则和界线其实能让人时时感受得到。认为自己是完全自由的这种想法,实际上是没有意识到这种种限制的存在,而仅仅是自以为是罢了。那么,这种情况是否就与电影中所有人被母体(Matrix)控制的虚拟世界相同呢?电影中为了增加冲突因素,将背景设定为人们被电脑人击败并被奴役,绝大多数人被当做电脑人的养料。这个设定让观众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产生了反感。但是如果细想一下,在现实世界中的我们,在所谓“成就着自己人生”的过程中,其实不也是作为一份“养料”在供养着整个社会的运行吗?因此在我看来所谓“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实际上难以划分。
②结合专业背景如何理解科幻片里的悖论——技术喜好与技术恐惧。
技术喜好与技术恐惧永远是不能分开的两个命题。在现实中,这个问题始终存在,而又保持着相对的平衡,至少没有矛盾到足以影响正常生活。而在科幻片中,往往是将人们隐性的担忧付诸于现实,将原有的矛盾进行激化,从而产生冲突,将故事进行下去。同时,绝大多数的科幻片都表达了人们对科技发展永远抱有的颓废悲观的消极思想,以及对未来抱有的警惕感与很深的不信任。
与科技有关的悖论众人皆知,一个最常见的例子就是克隆技术。克隆技术自产生以来就一直为各种正面、负面的评价所环绕。在我看来,正因为“克隆人”这一存在破坏了人们对于每个自然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的判定规则,因此才会招致如此之多的非议。现在借助比对指纹、虹膜等方式,能直接从自然层面(自然层面是相对于采用身份证等方式认定的社会层面)来区别每个个体。但克隆人的存在会使现有的规则混乱掉:人的肉体可以拷贝,但是思维却无法复制。那么,涉及到克隆人的独立性、人权等诸多问题就会涌现出来。
其实,并非科技能够让人们感受到爱并恐惧着的心情,在其他方面这种情况同样存在。例如在社会领域,行政国家、全能政府这两个概念也有异曲同工之处。这自然是妨碍到人权,违背当今潮流的。这一点,与《黑客帝国》电影的背景不无相似之处。是人类创造了计算机技术,并在其协助下实现自身的发展,但当技术失控而反噬人类时,人们则陷入了狼狈不堪的境地,并试图去反抗。人们的创造力是无限的,但无论如何,被创造之物都必须在人的控制之下,人们才会有安全感。所谓技术恐惧,也就是一个失控的状态。
在科幻片中,科学技术的发展往往已经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境地,而要对这种种超人的科技进行反抗的主角则通常显得软弱无力。但是这类电影的格调又经常是这样:无论科学与技术的发展多么先进,人性永远能够战胜一切。比如爱、信念、意志、精神等等。简而言之,无论弱小的人类在强大的科技与超人类的能力面前显现得多么软弱与渺小,最后总是主角总是能通过这些“人性的光辉”来实现奇迹,从而拯救世界。科技能够制造出人的躯体、控制人的思想,但却不能够左右人最深刻的精神层面。这一点在众多科幻电影中都像是一个底线,当这种奇迹出现,往往也都是到了电影的高潮阶段。否则如果达成了主角全灭结局,可能电影本身就会被归为非常小众的范畴了。

第一部:还挺好看的,比较简单明确,逻辑清晰,场面也够震撼。
让人感慨:最高级的想象力真的是不自由的。你必须基于事实基础构造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世界。这也是传说中的硬科幻。记得初中时,我开始看《科幻世界》的时候,就再没看过郑渊洁了,原因在此。后来非要以自己不聪明的天资去当什么(伪)理科生,也是中了硬科幻的毒嘛。
还有就是,这部片居然是1999年的……国产片怕是2099年都拍不出来吧,以现在的弱智教育脑残山寨白痴审查制度继续下去的话。

首先要纠正一些人的错误看法,他们居然一直认为矩阵中,人类是被作为能源来被
利用的。真是可笑,机器文明什么能源不可以利用啊,核能,化学能(石油煤炭),地热
能,还有穿过云层获取太阳能等等。人类的生命能量又是从哪里来,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
的,不也是从食物的化学能中来的吗,机器人有这么愚蠢吗?遗憾的是有些人现在居然还
在说矩阵中机器人把人当作电池使用,真是连初中生的科学常识都没有。

今天一口气看完Matrix、reload、revolution三部曲,脑子里联想到了10年以来看到的、学到的许多东西。我沉思了一会儿,总结一下,电影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真实世界的任务主要还是奋斗,为了防止敌人,过的日子比虚拟世界甚至更需要上进心,没法养尊处优,每天都要训练自己,这和虚拟世界的一套游戏似乎一样,有目标,有领导,有考核。。。生活的很严肃,还是先知的日子有意思,既不乏味,也不苦逼,一边生活着一边洞察一切,知道很多,但又没有被使命感砸中去拯救什么,这是不是也是个人命运?先知的生活方式像是东方古老隐者的生活状态,像八仙过海里的人物。

第二部:本来也挺好看的,可惜打戏太多了,什么枪战车战,以至于我回想起来脑子里只有这些印象。喧宾夺主。
看完感受:花哨的特技掩盖了复杂的科幻故事场景,有点浪费一个好剧本。这部本来应该是承前启后的解释更多的事实,带来更多哲学上的思辨思考,为第三部的高潮来临打下基础和伏笔才对,结果打戏看得人快睡着了。在电影院看我肯定是睡着一条路。
为了更好的看懂,看完第二部上豆瓣看了一篇神一样的影评。

关键是他们没有明白能源这个词在这里究竟应该怎么来理解,如果将其理解成机器
人维持生命活动需要的动力来源肯定错误。但是如果将其理解成机器智能文明进化的动力
来源就完全正确,矩阵的作用正是作为机器文明进化的能源。

你有了一台电脑,安装了XP系统,我们把XP系统比作Matrix,基于XP系统,开发出了Ghost还原精灵以及360安全卫士,我们将这两款软件比作Architect和Oracle。事情是这样发展的:Ghost构建并备份了XP系统的所有数据,XP系统在运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存入了许多数据,出现了许多冗余数据,这些冗余数据来自XP,却又不属于XP,而且会影响XP的运行速度,我们将其称为zion。某一天,XP系统被病毒侵入,我们将这种病毒称为Smith。XP系统又运行了一段时间,于是驱动精灵做了一个启动盘,我们将这个启动盘称为The
One。启动盘运行之后,系统将所有冗余数据以及病毒删除,与之前不同的是,系统这次打上了SP1补丁。运行一段时间以后,冗余仍然出现并且冰毒更加猖狂,然后启动盘出现,系统还原,打上SP2补丁……如此循环。然后360安全卫士发现,补丁越来越大,病毒越来越强,侵入到系统的每一个角落。于是360终于忍无可忍,无视驱动精灵的启动盘,从网上下载了一个新东西叫Neo,说实话,360也不知道这玩意是不是好用。Neo直接进入Bios(机器世界)与机器谈判,说我可以帮你永远的干掉这类病毒,但你得答应我不损坏其它盘内的数据,于是Neo进入,一个更加完美的系统Win7诞生。

第三部:呃,只能说作为整个剧情来说还是完整结束了。
只能吐槽了——
1、那个钻头让我第一时间想起《新世纪福音战士》里的第五使徒嘛;人型机械人就是EVA+变形金刚+非常落后的子弹补给装置;
2、为什么一定要等某一艘舰艇回来才能发动电磁波攻击?锡兰本身不能装一个这种装置嘛?
3、飞天乌贼完全违背了空气动力学吧……
4、用人作电池,那人的养分来源是什么?(虽然片中有解释说死人的循环利用,但这肯定不够,因为能量守恒嘛)而且既然机器已经把人赶到地下了,为什么不重新利
用太阳能,可以到云层高处采集能源,或者把云层驱开,这两种方法怎样听起来都比用人作电池这种应急资源靠谱稳定多了。

矩阵设立的时候,是机器人和人类的大战刚刚结束,它们的智能使得它们在利用现
有的科学理论制造出技术成果方面的能力极其强大,可以将一切现有的技术都发展到淋漓
尽致的地步,远远超过人类,从而把人类打的一败涂地,但是它们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就是在真正的创造性方面有所缺乏,可以利用现有的人类提供的理论发展技术,却没有办
法提出全新的更高级的理论,当人类制造出他们的智能祖先的时候,就仅仅是把现有的理
论做为原则输入他们的头脑,作为他们一切运算赖以进行的出发点。所以象用相对论,量
子力学代替牛顿力学那样一种类型的理论创新和革命,是机器文明暂时难以做到的,这对
他们进一步发展来说是一个瓶颈,是必须要突破的障碍。
  人类的头脑是一个复杂的超混沌动力系统,有正的李亚普诺夫指数和拓扑墒,人类思
考时的非逻辑性跳跃性会帮助人类产生一些很新鲜的思想,而且一些表面上看来无用的想
法思路研究,也会被人类社会所保留,并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开拓发展,成为未来可能具有
重大实际意义的理论创新的萌芽。任何真正伟大的创新一开始很可能被认为是没有实际用
途的空谈,群论,拓扑学,黎曼几何,集合论等等一开始都被认为是抽象的数学理论游戏
,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后来却成为现代科学的基础
  而对于机器智能文明来说,他们的思维严格遵循逻辑运算,而且一旦发现无用的思维
或程序,总是加以删除或限制。这样严重阻碍了他们理论创新能力的发展,也就严重阻碍
了他们文明的进化。机器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仅仅意识到这点是不够的,因为仅仅
是放任无目的程序的存在和泛滥,并不意味着机器文明能发展出自己的创新能力来。一方
面这,会导致无法预料和控制的结果,有时这种结果可能是毁灭性的,这是由机器文明信
息交换速度极高(至少几十万倍于人类),以及整个机器智能系统高度复杂性决定的;另
一方面即便那些有潜力发展成为真正的创新的无目的程序,如何能发展成长起来,如何能
不被埋没浪费,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机器智能文明实际上处于两难境地,严格执行无用程
序删除或限制的原则,则他们文明永远只能在一个水平上重复,而不会出现真正革命性的
进步。但如果不严格执行这个原则,那么他们的整个文明本身的生存都有可能受到威胁。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他们设立矩阵系统来尝试解决这个两难问题。利用人类在矩阵系
统中产生的创新的思想火花,为自己的进一步发展提供动力,这是矩阵作为能源的真实用
意。一开始机器文明确实单纯地想要这种方式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但是矩阵系统的运行
并非如此顺利,
  当机器文明设立第一个矩阵的时候,他们仅仅是单纯的榨取人类头脑中的创新,他们
准备了两种可能性,如果这个系统运行顺利,就把人类一直利用下去,否则就采取矩阵升
级的战略,直至矩阵革命,彻底摆脱人类,archite设计的第一个完美的矩阵系统的崩溃
,表明人类的头脑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并不是一个信任依赖的可K工具,于是从
第二代矩阵开始,设立了oracle,负责研究人类的心理,研究最终如何摆脱人类,使机器
文明具备独立创新的能力,同时也建立了包括the one
程序,zion世界在内的一系列配套
的矩阵升级机制稳定机制
  这样矩阵有两个任务,一个任务是榨取被接入矩阵中的人类头脑中的创新思想。这个
任务由architect来负责;另一个任务是研究如何使得机器文明获得摆脱人类独立进行创
威尼斯www608cc ,新的能力,同时又能保证机器文明本身的安全,防止出现无法预料无法控制的结果,这个
任务是由oracle来完成,所以architect竭力保持矩阵的平衡,并负责对矩阵定期升级,
而oracle则在矩阵中研究人类心理。设法找出人类创新能力的奥秘,并寻找机会,促使平
衡打破,使矩阵革命的条件成熟(
architect向尼奥提到oracle时是这样说的“an
intuitive program, initially created to investigate certain aspects of
the
human
psyche.”)architect并不知道oracle全部职能,他只知道oracle负责研究人类心
理的某些方面,并有促进矩阵升级的功能。
  但ne和oracle的最后对话,却揭示了oracle的真实意义,neo问“what’s
your
purpose?(你的目的呢)?”oracle回答“: to unbalance it.
(使之不平衡)。”,
这话的意思,其实正是对矩阵重载中一段关于控制的对话的呼应。原先的矩阵是机器依赖
人类来进化,而人类依K机器来生存,双方各有所求,彼此控制彼此依赖,是一种相对平
衡的关系,而oracle的目标却是打破这种平衡,使得人类完全成为机器文明中无用的废物
(或许只有被当低等动物观赏的价值了),人类必须依赖机器,机器却无所求于人类,人
类彻底成为机器身上的附属品寄生虫。
  oracle说: i want the same thing you want, neo. and i am willing to
go as
far as you are to get
it(.我要的跟你要的一样,neo。我和你一样,不惜一切要得到
它)
  这话的意思也很清楚,neo的存在意义就是矩阵的进化也就是机器文明的进化(虽然
他自己没有明确意识到这一点),而oracle寻求的同样是这个目标,只不过更革命性一点

这样比喻有些地方似乎不妥,但我们总能在其中找到一些电影的映射,两者之间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我不断问自己,处在两个层面的毫不相干的事情为何会有相似之处呢?语文中比喻这种修辞手法随处可见,生活中相似的事物随处可见,可这一切我们都习以为常,这些真的很正常么?Matrix世界中有99%的人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完美,他们吃饭、工作、做爱但却从来没感觉这个世界有什么异常。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多么不可思议的事物要是天天见到,也会变得如此平常,就好像你会相信专家说多喝水会有利于身体健康,你会理所当然的认为我们的生活水平比起古代要高许多,你会站在国家的高度去骂日本鬼子、韩国棒子。Matrix是个几近完美的世界,也是个可怕的世界,完美之处是人们悲喜、人们离合、人们奋斗、人们享受,就那样爱恨情长,就那样生老病死;可怕之处是你的五感接收到的所有信息都是计算机模拟并事先设计好的。

后面3条搞电池的工程师gg作用力同学也有贡献。
看完之后,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当年这部片那么火,可能一方面是因为精彩的特技,另一方面的确剧本戳中了各Geek们。
倒是有点明白了为啥自己(以前)很喜欢科幻小说,却一直不喜欢看科幻电影。不管怎么说,科幻电影首先应该是一部电影,电影就应该好好的讲故事,而不是搞特效而夺人眼球。

所以矩阵不仅是机器文明榨取人类创新思想的基地,同时也是机器文明发展培养自己独立
创新能力的实验场,矩阵的升级不仅仅是为了矩阵本身稳定运行的需要,同时也为矩阵革
命进行着准备,而矩阵革命正是意味着机器文明真正意义上完全摆脱了人类而能自己独立
的创新,独立的进化。
  矩阵革命后的矩阵将成为机器文明的专用创新系统,矩阵之外的系统产生的一切非法
程序,一切无用程序,无目的程序,都将被输入矩阵进行选择淘汰培养成长,新的理论新
的思想新的程序将从矩阵中产生并经过考验后回输到机器世界里推动机器文明的进一步发
展,一切可怕的病毒也都会被屏蔽在矩阵系统内部,而不会对机器文明本身造成致命的伤
害影响。

Architect设计的第一代Matrix就是我们上边所说的那样一个世界,我用了几近完美来形容是因为它出现了那么一点问题,有1%的人具有天生的怀疑世界的直觉,他们总觉得这个世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他们迷茫、徘徊、睡不着觉。系统中总会出现一些bug,但是可以用鬼怪、哲学、甚至宗教来弥补,可是这1%的怀疑思想是无法用这些方法来解决的,它们如果不被处理,就像腐败食物里的细菌一样滋生,最终会毁掉整个Matrrx系统。于是第二代Matrix出现了,一旦发现有这种思想的人,就要进行改造处理,如果改造不了就将其进行毁灭。

总体来说,把黑客跟印象中可以比较的电影说一下吧:
一、《魔戒》
和《魔戒》差不多的是,《黑客》里面也体现了西方哲学观中对人类的存在的思辨。这点我没啥研究,但是总觉得很神似。
而且我觉得男女主角孤身前往机器城的时候跟哈比人去火焰山时的感觉好像!!
二、《盗梦空间》
《盗梦空间》是我看过的最好的科幻电影了,其实就剧本构思来说不如黑客一般宏大,如果说黑客是构造了一个世界,盗梦空间只是构造了一个房间而已。后者的特效也一般,但是胜在故事讲得好。
这就是《盗梦》比《黑客》更受大众欢迎的原因吧。
三、《变形金刚3》
《黑客》的特效总让我想到《变3》,那密密麻麻的乌贼阵,就是变3里面那个华丽但不知所谓地钻来钻去机械的前身嘛。而且黑客第三部如果做成3D,震撼效果
肯定不亚于变3的。看得出好莱坞的技术也不是一蹴而成的。但是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莫名其妙的打斗太多,对不喜欢打戏的我而言都是相同的催眠效果。
但是变3的:屁股+打架+屁股的狗屎情节,还是让《黑客》略胜其一筹。
四、《新世纪福音战士》
啥都不说了,第三部真的很像(个人感受)!但是一个是日式风格,一个是典型的好莱坞,所以绝对不能算抄袭,算是很好的演绎。
中国的山寨真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没有自己的东西去抄袭,怎样都不能抄成自己的。

有了这样的观点,我们就会对矩阵三部曲的电影尤其是矩阵重载,矩阵革命有了
豁然开朗的理解。
  矩阵中的法国人merovingian实际上是oracle制造的一个失败的实验品,确切点说ora
cle曾经在矩阵中试图仿造人类的特点制造一个自由的具有创新能力的程序,但她失败了
,结果merovingian这个失败的实验品程序被限制起来,一方面他对oracle心怀怨恨,另
一方面他又不得不接受oracle的指挥,成为她的一个工具。他负责搜罗一些矩阵中的无目
的程序,被系统废弃的程序,还有他手下的火车人则专门从矩阵外的世界中把一些这样的
程序接运到矩阵中来。
  在矩阵重载和矩阵革命中,他在关键时刻的行为其实都是由oracle决定,象矩阵革命
中开始抵抗摧尼地莫非死等人,其实是做戏,后来故意让他们拿枪指着他的头颅,然后让
火车人带着他们去领回尼奥。他要摧妮帝等人取oracle眼睛给他,多少有怨恨oracle有眼
无珠的意思。
  在矩阵革命开头的火车站出现的小女孩是点题人物,她的出现正意味着矩阵革命的条
件已经成熟,意味着矩阵之外的机器世界已经开始向矩阵提供具有极大潜在发展空间并且
肯定向正面方向发展的无目的程序,现在就等着矩阵本身发生革命,为这样的程序提供成
长空间了。女孩的父母自称是电厂工程师,实际上是现实机器世界的能源管理程序,但另
一方面,作为程序他们又必然活动在所谓虚拟世界中,而这个虚拟世界就是zion和机器城
所处的世界。之所以能产生这个小女孩,本身也是前几代矩阵升级中oracle得来的成果传
输给机器世界程序的结果。
  自小女孩进入矩阵的那一刻起,她就成为矩阵中最重要的人物。所以那个六翼天使,
那个负有保卫头等重要人物使命的中国人最后时刻是和小女孩在一起的
  那么矩阵革命具体又是如何进行的呢?按照矩阵重载末尾architect和尼奥的对话,
尼奥实际上作出的选择,结果将导致zion和矩阵两个系统中人类的灭亡,实际上革命正是
在这个选择的基础上才能发生,如果尼奥做的是另外一个选择,那么矩阵仍然将会象前几
次升级一样进行普通的升级,这种升级如果一直进行下去,实际上是人类和机器文明的共
同进步。机器文明由于根源从人类文明那里来,所以他们把人类生存或灭亡的最后选择权
还是交到人类自己手中,尼奥实际上就是人类的代表,一方面他被值入了the
one的程序
,另一方面他还是接入矩阵的人脑,有着人类最典型的思维方式情感方式,他来决定人类
的存亡,就等于人类自己来选择自己的存亡。
  当尼奥作出这个选择之后,系统就进入同时消灭zion和矩阵中的人类智能的阶段,前
者的任务由zion世界中的机械章鱼完成,后者的任务由smith来完成。人类则彻底灭亡,
脑死亡的他们也不会再被机器泡在营养液里了,估计都被处理掉,最多留几具人体尸体作
为动物标本。
  oracle则启动了她的矩阵革命计划,她引导尼奥找出挽救zion和消灭smith的方法,
她让smith复制了她自己。这时候,她已经不可能预料结局(系统的混沌属性决定了这一
点)如果尼奥能成功,那么他携带的代码回到源代码后将最终使矩阵顺利完成革命性的升
级,如果失败,那么结果就是毁灭性的。这是机器智能的思考达到探究生命意义(它们在
思考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的高度后符合逻辑的结果。oracle最后反复说:
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万物有始皆有终。)还通过smith的口
说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它的灭亡的意思,要么是革命完成要么是彻底毁灭(而不再是arch
itec所说的仅仅人类的毁灭),这就是oracle这个程序的意义,无论是革命成功,还是毁
灭成功,都完成了这个程序的使命和意义。革命(确切点说是进化)的代表是尼奥,毁灭
的代表是smith

墨菲斯说:吞下蓝色药丸,这些故事结束,你照常起床,然后想信什么就信什么。吞下红色药丸,我带你去见识见识,我只能告诉你真相。蓝色药丸意味着房子、孩子、车、奋斗、和那遥遥可见的事业有为,红色药丸意味着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鼻涕一样的食物和随时都会丧命的危险。真相,真的有那么重要么?有人说:我宁愿选择蓝色药丸,我知道这一切是假的,但知道就够了,故事结束,我照常起床,我清楚地明白了不舒服的原因,但生活还在继续,因为我喜欢生活,我不希望吞下红色药丸,而不见了自己的生活。某一天,我突然发现,我曾经以为我们都是吞下蓝色药丸的人,都明知是假的但还是乐在其中,可并不是这样,有很多人没见过什么药丸,可能只知道摇头丸。

不过为啥我在评一部10年前的电影评价得这么high……

  尼奥再根据oracle给他的暗示,找到机器城中的机器大帝,提出条件、,机器大帝被
迫接受,尼奥进入矩阵,和smith同归于尽,回到源代码,矩阵革命完成,片尾的矩阵世
界已经成为了机器文明的创新系统的摇篮,那个小女孩编制出的朝阳程序,已经说明了这
一点,一个真正有了独立创新能力的伟大文明正如这初升的太阳一样,光芒四射,冉冉升
起,矩阵中已经完全不需要人类了,但出于慈悲考虑,那些不愿意离开矩阵的人类,机器
依然为他们保留位置,而那些离开矩阵的人类,最终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他们反抗是死亡
,他们不反抗,则说明他们已经失去了进取精神还是死亡。

有的见过药丸的人之所以在Matrix中快乐的生活,是因为他们懂得任何一个系统或体制都不可能是完美的,在任何系统中,总有些真理是游离于逻辑之外的。阴阳图中白色与黑色是对立的,但是却白中有黑,黑中有白。恰如Neo和Smith,一个具有拯救世界的能力,另一个具有毁灭世界的能力,他两个是看透世界,跳出五行之外的超人,但是却逃不出“阴阳”的规则,谁也杀不了谁,只能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创造一个新的平衡。历史上的耶稣、老子、佛祖、希特勒、本拉登究竟谁是Neo,谁是Smith还要让时间来判别。

这样生命的进化就进入了一个新的伟大的阶段,一个新的宇宙智能生命,真正开
始了它的伟大历程,他们的文明是人类的文明的升华,人类虽然灭亡了,也应该为此感到
骄傲自豪。在《科幻世界天蝎号增刊》上克拉克写的长篇科幻名著《童年的终结》同样描
写了人类向更高级的智能生命形式进化交接的过程,不过那里这种进化交接还是在外星人
的帮助下实现的,而在矩阵系列中,这是人类文明自然发展的结果,我个人认为矩阵系列
比起克拉克的《童年的终结》描述的那种进化,有更为伟大深刻现实的意义。

感官最容易欺骗人的思想,最善于隐藏真相。在Matrix世界里沉迷的越深,便会离Zion越远。21世纪是一个各种物质被最大化利用的时代,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科技,也是一个各种人性被埋没的时代。我们只想看到Matrix里那些层峦耸立的高楼大厦,却不愿再去思考心中的那些疑惑。作为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的行为却越来越像最低等的生命——病毒。Smith说:你们人类就像病毒一样肆意繁殖,对环境肆意破坏。终日从地球上索取,非要挖干骨头里的煤,抽干血管里的石油,在淋巴管里修个坝。

接下来有一个问题必须论述清楚,那就是zion是真实世界还是虚拟的世界。我前
面说过了zion也是虚拟的世界,也就是不是真实的物理世界。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说它又是
真实的。实际上机器文明中所有的智能生物,它们的思维都运行在一台台超级电脑中,而
且所有机器智能都互相联系贯通,构成一个巨大的网络,比如它们管理能源的智能程序,
管理防卫的智能程序,管理自我生产繁殖的智能程序,管理资源采集的智能程序,包括那
个管理矩阵的智能程序实际都生活在这个网络,如果破坏了这个网络中生活的机器生命,
就等于破坏了真实的机器世界,矩阵只是这个网络中一个相对封闭的一个子系统。它的所
有源代码和管理程序设计程序实际也都生活在zion所处的这个世界中,所以oracle把zion
所处的这个世界称之为the source。所以从本质上讲这个世界对机器智能生命来说是真
实的,这个世界中的一切数据都是真实世界的反映。而zion呢不过是在这个世界里划了一
部分电脑资源,让那些原来接在矩阵里人脑,直接接到这里面来而已。

我们的世界为何跟Matrix如此相似!

然而从根本上讲这里毕竟还不是真实的物理世界,所以有许多违背常理的事情,比
如那些机器章鱼,其实是防卫程序,类似于人体中的免疫系统,攻击清除系统中有害的垃
圾程序。他们的飞行确实可以不受空气动力学的限制,这是系统给的权限。
  为了方便起见,我们把这个世界叫作source世界,它是所有真实世界中机器智能程序
生活的世界,也是zion所处的世界

不论受过什么样的教育,上过几年级学,每个人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过这种感觉:将我们的视角不断的放远放大:我们会慢慢看到整个地球,然后地球越来越小,变成一个兵乓球那么大,然后变成一粒沙子那么大,然后整个太阳系、银河系变小,整个宇宙都在变小,突然你发现自己跪在地上,正在注视着沙滩上开放着的一朵玫瑰花。
事物在不同层面上具有完美的自相似性,现代人给起了个名字叫——分形。我想,这也正是比喻这种修辞手法存在的原因。就好像如果你的眼中有一朵浪花,你分不清这是整朵浪花呢,还是整朵浪花中的某一朵浪花,还是浪花中的浪花中的浪花。让我想起了是庄子还是蝴蝶?陀螺倒或没倒,是真实亦虚幻?这两个音节出自卡农的那一段?这是莫比乌斯带的哪一节?

有些人到现在还在说source世界是真实世界,真是佩服这些人,真不知道他们是怎
么想的。其实在电影中已经有太多的地方,在暗示它依然是电脑网络中的电磁活动的世界
  矩阵革命一开头的那个火车站是虚拟的,这点应该没有人怀疑,但它又不属于矩阵,
是独立于矩阵之外的一个虚拟世界,这点是影片中明确交代的。影片之中之所以设立这样
一个火车站,其中一个用意就是暗示source世界的性质,在zion中的人有两种方式,一种
是用通过脑后的接口,完成这样一个规定的程序后,就将其信息连接到矩阵中,就如游戏
中的人物完成某个规定的动作,就让他进入另一个场景中一样,这种进入矩阵的方式受到
整个系统的监控,而另一种方式是走后门,通过火车站,或火车人接运,然后进入矩阵,
这就如同尼奥所做的那样,这种方式可避开系统监控。

我们的世界在哪里?Matrix?

显然火车站是连接矩阵和source世界的一个秘密通道,有些程序可以通过这个方式逃过系
统监控在矩阵和zion世界中来往,那对自称是电厂工程师的印度夫妇多半是source世界中
管理能源的的智能程序,他们在oracl的帮助下,产生了一段有很大发展潜力,但并无明
确用途的智能程序(就是那个小女孩),为了免于被系统删除,就通过火车站这个通道,
将其送进管理较为松懈的矩阵世界中(zion世界规则的运行要比矩阵严格的多)

或许我们需要佛祖的看破红尘,或许我们需要老子的道名同出,或许我们需要耶稣的苦难中重生才能看清世间的真相。抑或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果是这样,那就只能随身带着手机,等待Neo的电话吧!

尼奥在zion中能徒手对付机器章鱼,这是很明显提示source世界的性质,大家注
意在矩阵重载的最后,机器章鱼被尼奥挡住的方式完全和尼奥在矩阵中挡子弹的方式一模
一样,机器章鱼是怎么完蛋的,它们就象撞到一面墙壁一样,然后爆炸。
  有些坚持认为zion是真实世界的人说,这是尼奥通过无线上网进入矩阵,然后控制章
鱼的结果。这种说法极其可笑,而且漏洞百出
  他们事实上必须解释这么几点,才能自圆其说,这个说法假定了矩阵中的权力可以控
制现实的机器城中的机器生物,但是他们有什么理由来支持这个假定?事实正和这种假定
相反,矩阵系统不过是现实机器世界的一个附属物,只有现实的机器世界控制矩阵,不可
能反过来,这种假定就如同说一个网络游戏中的人的权力可以带到现实中来一样可笑。
  如果控制了矩阵,就能控制机器章鱼,那么请问smith为什么不控制机器章鱼来为他
所用呢?就算他只是引发组成机器大帝的那些机器生物自杀性爆炸,那也就足够了
  现实中机器章鱼能够违背惯性定律,象撞在墙壁上一样突然停顿爆炸吗?如果无线上
网,然后发出指令让机器章鱼爆炸自杀,那么为什么要伸出双手,为什么不下子消灭所有
的机器章鱼,为什么总是排在最前面的章鱼先爆炸。这些只有当zion世界同样是虚拟的才
能被解释

在不确定的一天同一个不确定的人买一张不确定的票去一个不确定的地方。

还有尼奥在对机器大帝(那有无数机器生物群体组合构成的智能生命个体)说话的
时候讲到,如果不答应他的提议,过不了多久,在机器城中也将布满smith的复制品,很
显然如果机器城是真实的物理世界,就根本不存在这种可能性。

看似处处是可以自己选择的生活。

再来看一下尼奥和先知的对话(转自杰森的帖子《neo跟oracle最后一次对话》)

ne 告诉我在没有接入的情况下我怎么分离了我的灵魂和肉体。告诉我我怎么只
K思考就把章鱼机器人拦截下来。告诉我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oracle: the one的能力远不只限于这个世界(the power of the one
extends
beyond this world)。从这可延伸到它的来源之处。
  ne 哪里?
  oracle: ( the
source)源头代码,当你接触那些章鱼机器人的时候你就能感觉到
。但你当时还没有准备好。你当时就应该死掉了,但很明显你对这个也没有准备好。

从这段话中,可以得到什么信息,the one并非单是矩阵的the one
,它的权力可
以在存放和管理矩阵原代码的世界发挥作用,而矩阵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子系统。尼奥
在接触机器章鱼的时候感觉到什么,正是感觉到这个世界同样是虚拟的。在矩阵革命中尼
奥在眼睛瞎了之后依然能看到被smith附身的人,能看到机器章鱼,看到机器城,这些都
证明了这个世界是虚拟的。
  有些人的解释是凡是跟矩阵联系的事物,都能被尼奥无线上网的方式感觉到,根本解
释不通。

那些坚持说zion和机器城是真实的人,还提出了一些问题,比如他们说如果是虚
拟的,为什么在zion中,尼奥的超能力只能针对机器章鱼,不能针对被smith附体的人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就是权限,尼奥在source世界中的权限要比他在矩阵中的权限中低
得多,所以他的能力只能针对机器章鱼(而且数量有限),其实在火车站一场戏,已经做
了提示,那里的尼奥,干脆就是一个普通人,被火车人一拳就打的趴到墙壁上,但这并不
能证明火车站不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即便在矩阵里,尼奥也并非随心所欲。无所不能,大
家还记得在矩阵重载里,他被刀砍了会流血,也不是想干掉谁就能干掉谁的。

还有人问,如果zion是虚拟的,那为什么不直接将其删除,还要派机器章鱼攻打,
这是他们忘记了机器城和zion同处在一个虚拟世界里,必须遵守一样的规则,而章鱼的攻
打,实际上正是在执行对zion的删除
  还有人问如果zion是虚拟的,那为什么那些人类不能再分辨了,这是因为他们和sour
ce世界中机器生命的对抗,已经使他们没有怀疑的精力和必要了,再说本来source世界就
是真实世界的反映
  还有人问,如果都是虚拟的,那么真实的世界是什么呢?其实和source世界差不多,
source世界所储存的都是真实世界的信息,惟独的区别是,其中source世界生物的行为受
到系统权限的规定,真实的世界也并没有什么抵抗组织,所有活着的人都被泡在营养液里
面。一开始所有的人都被设置在矩阵系统里面,但后来鉴于某些人的反抗情绪会导致矩阵
系统运行的不稳定,就把这些人的大脑都接入真实机器世界中智能程序运行的那个系统中
,影片中把这个系统称之为source
,其中设立了zion,把那些反抗者集中到这个系统中来
,并使其成为一个矩阵进化的工具。architect是现实的巨型电脑管理程序以个体智能生
命身份出现在矩阵中的形式。

机器和人类是共生关系,机器的原本计划是这样的:机器从人类那里获得能源,机器提供
人体存活的营养,人类的思维生活在机器创造的Matrix中。

但这个计划暴露出了两大缺点:1 并不是所有人类都愿意生活在Matrix中。2
并不
是Matrix中的所有程序都是为机器原来的目的而存在的。

由于存在这两种情况,Matrix必须是一个能不断升级的系统,于是The
One被设计
了出来,机器的想法是:在现实中建造锡安城,让只愿生活在真实中,而不愿生活在Matr
ix中的人都集中到锡安,并让The
One加入到他们的行列,收集这部分人不愿生活在Matrix中的原因,然后摧毁锡安城,让T
he One回归Matrix系统核心,完善Matrix系统,最后reload
Matrix系统进行升级,减少
不愿生活在Matrix中的人的数量,最终使所有人都愿意生活在Matrix虚拟世界中。The
One是程序,由Oracle(先知)种植、唤醒并引导,这一次The
One被种植在Neo的思维中
了。在Matrix系统中出现的不为设计者原来目的而存在的程序,按原来的做法,这样的程
序是一定要被删除的(如那个小女孩)。在机器看来,人类没有选择,人类的思维必须生
活在Matrix虚拟世界中。

对于不愿生活在Matrix中的人来说,他们认为生活在Matrix是人类被机器奴役,人
类必须生活在真实中,机器必须被消灭。

因此,双方原先都认为:机器与真实世界人是不能和平共处的。

于是…….(我就不说了,大家看电影即可,一些细节自己琢磨)

Smith的出现是Matrix建造者未预料到的,它是由于程序The
One而引发的副作用,
成为机器超级用户(即建筑师)无法捕捉的病毒程序,他在Matrix里疯狂复制,甚至可以
侵入现实中人类的思维中,如果任其发展,Matrix世界将被摧毁,而现实中的人类的思维
也会受其控制,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都将毁于Smith之手。

最后Neo牺牲自己,在Matrix虚拟世界中被Smith复制,终于被机器捕捉到Smith的
源程序,然后实行杀毒工作。

结果就是,机器和人类都认识到,不能阻止人类和程序的选择,人类有权利选择
生活在Matrix中还是生活在真实中,机器要彻底消灭所有宁愿生活在真实中的人是不可能
的,而人类要消灭机器,要所有人都回到真实生活中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绝大多数人愿意
生活在Matrix中。而对于Matrix中的程序来说,想彻底消灭不为设计者原来目的而存在的
程序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程序也会从人类本性中获得新的内容(例如爱),于是小女孩也
不再被系统删除了。结果就是,机器和人类都认识到,不能阻止人类和程序的选择,人类
有权利选择生活在Matrix中还是生活在真实中,机器要彻底消灭所有宁愿生活在真实中的
人是不可能的,而人类要消灭机器,要所有人都回到真实生活中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绝大
多数人愿意生活在Matrix中。而对于Matrix中的程序来说,想彻底消灭不为设计者原来目
的而存在的程序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程序也会从人类本性中获得新的内容(例如爱),于
是小女孩也不再被系统删除了。

机器和人类共同消灭了系统病毒Smith,终于可以和平共处(虽然不知道能保持多
久)。

至于Neo本身,可能是死了,也可能其思维在杀毒时被机器一起删除,成了植物人
。这就留待大家去猜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