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大爷就好

一介“挑”夫今晚亲自鉴定如下:
葛大爷实在是太迷人了,我就知道这部片冲的是你而来,而不是冯导。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听起来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李小璐依然是高中看到那样,身材容貌一点都不走样。
白百合不谈,了解不多~出演中规中矩。
整部电影走的是贺岁之风,到位,有笑点,也有吐槽点,总的来说乐处不少。
能刻画社会,反映社会,引导社会,足矣。
私人订制我想应该是早已有的观点,只是传的不广,今天一过,私人订制势必蜂拥。
今年最后一部影院看的了吧,明年本命年,愿,此年巨变。
如果我不想一直放屁的话,那。。。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以下是智睿小编精心为大家整理的名人故事中关于名人故事_葛大爷的相关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某日,我开车拉着葛优去北影,途中遇熟人叫停寒暄。熟人问葛优:“干吗去呀,葛爷?”葛优笑答:“拍戏呀。”熟人顿时面露惊愕,继而竖拇指大赞:“葛爷真是太平易近人了!演戏您还亲自去呀?”葛优正背词默戏无心闲扯,点头堆笑匆匆道别。车开出很远葛优才反应过来,对我说:“这是夸我吗?厕所我都亲自上,演戏我还不亲自来?” 戏外的葛爷待人友善,懂事,通情达理,没架子。这些都是值得称赞之处。但最可爱之处还在于他的“小富即安”,不贪。一切荣誉在他看来都是不留神抄上了,没敢惦记。举个例子。《大腕》拍完后,《纽约时报》的人想采访他,葛爷推说有事一再谢绝。我们问他:“你有什么事?”他说:“去大钟寺给父母家的阳台买块地板革。”我们说:“这事我们帮你办了,你还是接受人家的采访,《纽约时报》的影响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文章登出去对你在海外的发展非常有利。”葛爷说:“咳,我到海外发展什么去呀?我连英语都不会说,我把中国的观众伺候好了就成了,让他们省了这份心吧。”葛爷确实不贪,放在别人身上这叫目光短浅,而放到葛爷这儿就叫“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恰恰就是这种不贪的心态,使他非常心平气和,做起事情来就比较从容。对于葛爷来说,没有什么是志在必得的,因此待人接物也显得自然大方,既不会被利益驱使过分地贴上去献媚,也不可能因为失算了,彼此见面连招呼都不打。 《编辑部的故事》播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群众见到葛优都亲热地叫他“冬宝”,就像我的女儿永远管赵薇叫“小燕子”。葛优也因为在这部戏里的精彩演出获得了由观众投票产生的“金鹰奖”最佳男主角奖。 记得在纽约拍摄《北京人在纽约》时,有一个场景是在艾未未的家里拍摄,那时纽约的华人里正在流行《编辑部的故事》。未未那里也有一套,姜文发现后拍戏间隙拿出来观看,轮到拍他的戏了,仍不肯放手,他说:“你要不让我看完了,我心里闹得慌。” 看完一集,姜文对我说:“李冬宝这个角色的确非葛爷莫属。我要当评委,评最佳演员这项奖时,条件只有一个,就是看这个演员演出这个角色是不是别人无法替代的。什么叫‘最佳’?‘最佳’就是非他莫属。” 写《编辑部的故事》之初,饰演李冬宝的人选在我脑子里就只有一个人——葛优。剧本出来以后,按说作为编剧我就算交差了,可当时的导演金炎打算从军艺表演系物色饰演李冬宝的人选,听到消息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要找英俊小生,起码也是文绉绉的那种。这和我们笔下的李冬宝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我知道没有人比葛优更适合这个人物了。我找到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主任郑晓龙,一方面希望正在筹备《皇城根儿》的导演赵宝刚能和金炎联合执导,因为宝刚是最了解我们创作意图的人,也知道这出戏里的人物都应该是什么“嘴脸”;另一方面我力主请葛优出演李冬宝。晓龙马上就说:“必须这么办,你去找葛优吧。” 那时我和葛优不熟——不是不熟,是根本就不认识——只是因为看了他在影片《顽主》里的演出,顿时觉得耳目一新,神交已久。我叫上王朔一起去找葛优,王朔虽然也和他不熟,但毕竟有过几面之交。那时王朔也真是好说话,叫他去他抬屁股就去了。撂现在,如果不是他亲自导演的戏,让他去登门请演员是难以想象的事。 那是一个下午,我们按照王朔模糊的记忆摸到葛优住的那幢楼,到那儿才发现原来就在我曾经住过的楼的隔壁。因为不知道具体门牌号码,也没有葛优的电话,在楼里几经打听才找到他住的单元。敲门,没人应,再敲门,邻居家走出一位女士,是葛优媳妇的嫂子。问明来意后,嫂子告诉我们,葛优外出,估计快回来了。 我们回到楼下坐在我的摩托车上等,印象中后来还下起了小雨。大约等了一两个小时,王朔指着远处走来的一个人影说:“来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葛优本人,他穿一件咖啡色的风衣,戴一顶帽子,看上去很瘦,所以显得风衣特别肥大,走起路来“踢哩突噜”。 见到葛优我就想笑,迫不及待地一个箭步迎上去。他认识王朔,王朔把我介绍给他。和在《顽主》里的神色类似,现实中的葛优也不是不热情,但显得很谨慎,你笑他不笑,一副莫衷一是的样子。王朔不是急赤白脸的人,没怎么多说话。我急着要说明来意,他让我们先等一下,在楼下的小铺里买了盒金桥牌香烟。 我们一起上楼,从等电梯到乘电梯到12楼,穿过漫长的走廊,来到葛优家坐定,我已经一口气把来意说了个大概。之后,葛优表现出了矛盾的心情。 他说:“我已经答应了张晓敏,上她的《大冲撞》,正好和你们的时间冲突了。”我问他:“你在那部片子里演什么角色?” 他说:“就演一个宾馆的经理,小配角。” 我说:“那我们这出戏请你演的是主角,一号人物,剧本就是照着你写的。” 他想了想又说:“能不能两部戏协调一下,都上。” 我说:“这不大可能,天天都有你的戏,你一走了,全剧组就得趴窝。” 他真的为难了,说:“要不就算了,我都先答应张晓敏了,不上,就把人家得罪了。我也知道你们的戏有意思,咱俩初次见面不熟悉,王朔我知道,肯定写得错不了,可那也不能因为上一个戏得罪朋友啊。” 我赶紧说:“你对我是不熟,不算朋友,王朔得算你的朋友吧。你上我们的戏得罪张晓敏,那你就不怕上了她的戏得罪这拨朋友吗?” 他忙说:“我也不愿意得罪。” 我说:“那就好办了,反正都是得罪朋友,那你就权衡利弊吧,两害相权取其轻。上张晓敏的戏,你得罪了我们,却只演一个配角;上我们的戏,你得罪了张晓敏,演的却是一个绝对的主角,而且保证戏一出来就‘炸’了。主意你自己拿,我们等你的信儿。” 事后,郑晓龙开玩笑说:“他要不上咱们的戏,咱就封杀他。”

    对于那个时代我们是不了解的,但是看到葛大爷传神的表演,以及巩俐阿姨的村姑形象都是本片的亮点.

明天又周一了啊~

为了看(懂)《罗曼蒂克消亡史》,二次进院。

图片 1

很遗憾,对于风起云涌大上海时代的这次Romantic消亡,没有完全get到G点(精髓)。

图片 2

罗曼蒂克消亡史

坦白说,这次二刷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演技去的——即便是韩庚这枚影视圈的小鲜肉,同样献上了不俗的演技。

其他演员更不必说,看都看醉了。

图片 3

罗曼蒂克消亡史

自从《罗曼蒂克消亡史》上映后,对这部电影解析的电影大号不多,即便是出来了,更多的也还是浮在演技和影像方面。对于电影内核的研究,感觉还没深挖出来。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部电影的确很棒!

而和同一时期上映的大牌云集的《长城》对比,《罗曼蒂克》则诚恳太多了。

不幸,由于不够“主流”,从上映初期近40%的排片,跌到现在12%,票房更是不忍直视。

图片 4

和《长城》豆瓣评分5.4相比,《罗曼蒂克》的7.6分显得相当无奈。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图片 5

—-心塞结束,这是葛大爷专栏分界线—-

看《罗曼蒂克》是为了再睹葛大爷风采的童鞋请举手(算我一个)。

在被葛大爷和冯导的贺岁档培养了这么多年后,临近年底,大荧幕少了葛大爷还挺不习惯的。

只不过,这次葛大爷蓄了头发,收了笑容,摇身一变成了上海滩黑帮头目。

图片 6

葛优

思想惯性,看见葛大爷一本正经、不苟言笑杀人时,还挺别扭——但仍抵挡不住葛大爷强大的气场。

这也可以看做是葛优又一个自我突破的转折点吧。

葛优第一个里程碑的转折点,当属在1993年老谋子的《活着》中,扮演一个最初纸醉金迷的纨绔子弟,到五颗枪子的恐惧、儿子夭亡时的悲愤控诉,再到女儿意外去世时的无奈接受。

个人命运随波逐流,被历史牵引,黑色幽默讽刺文革时代的中国现状

图片 7

时间跨度长,表演幅度大,葛优也凭借富贵一角,获得第4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演员。

说来也有趣,葛优在小时候并不喜欢表演,即便幼儿园老师有命令也不参加表演活动。年轻时也由于身体单薄,被分配到公社养猪。

正是由于这段养猪的经历,在艺考的时候表演了小品《喂猪》,被全国总工会文工团录取。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而葛大爷自带影帝光环。

如果说《活着》是葛优演艺事业的重要转折点,那么在从影3年后、1988年的《顽主》则是事业的跳板。

凭借胆小、慢半拍、蔫淘但不出格的杨重一角,获得第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图片 8

顽主

而后葛优稳扎稳打,先后凭借1991年《过年》、1992年《编辑部的故事》《大撒把》获得百花奖最佳男配,金鹰奖和金鸡奖影帝。

直到《活着》在国际电影节封帝。

短短3年时间,获得了其他演员难以望其项背的荣誉。

接下来就是和冯小刚这个黄金搭档,开创了“铁打的葛优,流水的女明星”的内地贺岁档了,“喜剧明星”也逐渐深入国人心中。

从1997年起,以《甲方乙方》为开头炮,一个北京有梦青年,善解人意的姚远。

图片 9

《不见不散》中不着边际的刘元。

图片 10

《没完没了》中自作聪明的韩冬。

图片 11

《大腕》中赶鸭上架的优优。

图片 12

《手机》中在公众面前讲真话,生活之中却说假话的主持人。

图片 13

《天下无贼》中盗窃团伙首领黎叔。

图片 14

《非诚勿扰》中因“天才发明”被风险投资人范伟老师天价买断,上演了一夜暴富后的漫漫征婚路。

图片 15

一部部耳熟能详的贺岁剧,每年都把欢乐带给中国观众。葛优+冯小刚这对组合也成了当年冠军票房最大的保障。

光头葛优渐渐被葛大爷这个亲切的称呼代替。这不仅是对演技的赞许,更是对葛优人品的认可。

因为彼此之间太熟悉了,葛大爷想寻求突破,开始和其他导演合作。

图片 16

2010年12月4日,陈凯歌执导的电影《赵氏孤儿》,葛大爷饰演一个医术高明的老中医程婴。

性格看似懦弱但其中隐藏一股坚韧的力量 ,想干就干,意志坚强。

但他弃亲生子不顾,有悖传统中国宗法伦理规范,将他人孩子抚育成人,最终成了一个悲情英雄。

图片 17

程婴

这形象真是绝了!

有趣的是,两周后姜文的电影《让子弹飞》继《赵氏孤儿》上映,葛大爷精分成一个可怜可恨又可亲可爱的通天大骗子,跟着姜文闯荡江湖。

来来来跟着一起有感情的浪读课文:

大风起兮尘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麻匪,任何时候都要剿

不剿不行

图片 18

你们想想,你带着老婆

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

突然就被麻匪劫了!

所以,没有麻匪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图片 19

《让子弹飞》,百看不厌!

溜了一圈,葛大爷又和冯导联手,打造了不潮不要钱的《私人定制》,隔年又跟姜文勾搭上,奉上口碑两级分化的《一步之遥》。

图片 20

葛大爷重回贺岁剧。

纵观葛大爷演艺生涯,不难发现,葛大爷一直是一个“演员”,从没有跳出这个职业。

再看国内的一些娱乐明星,演员还没当好呢,就迫不及待的“导演”电影。甚至一些没有演员基本功的“娱乐人”就要跨步成为“导演”一份子。

影视歌三栖明星;跨界艺人;国内著名“编剧+导演”黄袍加身···

不说你也知道。

图片 21

并不是说不可以,促进影视全面发展毕竟是一件好事情,但起码你得对得起咱们老百姓辛辛苦苦加班加点挣来的工资吧?

要是这样,那我也可以是导演。

图片 22

葛大爷不仅能专注演员这一个高尚的职业,在一些综艺节目上也难觅身影。

在2014年冯小刚执导的马年春晚,葛大爷也间接的调侃了一些“名人+娱乐节目”。

(春晚)就是春节的晚上吧

电影还能凑合演,小品可不敢,太难了

图片 23

讲真,以葛大爷这么多年的喜剧功底,在春晚演个小品,绝对不在话下。就让葛大爷在那里一站,举手投足都是笑点。

看看这些年的《欢乐喜剧人》《喜剧总动员》,哪里是喜剧,看完哭的心都有了。

图片 24

要是葛大爷说没能力,谁信?

说白了,就是不愿将自己过多的曝光。

就像主持人傲然评价葛优那样:

向来都是人越红曝光不断

他却是人越红越藏得严实

图片 25

不仅仅是葛大爷,很多同样是国家一级演员,像新晋影帝

范伟老师,李保田老师、陈道明老师

等很多老戏骨都很难在综艺节目上见到他们的身影。

只有在进行电影宣传时,才抛头露面。

对此,葛大爷表达大部分像他这样保持操守艺人的心声:

一来,我不愿意总指点江山、好为人师。选谁不选谁、说人家行和不行,搞那么残酷。我骨子里特别不愿意得罪人,所以净得罪自己了。

二来,评判选手,我总觉得自己没到那个级别,有点儿不好意思、不忍心。

三来,演员,在荧屏里演的是人,在生活中没有理由不像人。整天趾高气扬、摆谱比阔,实在没必要。

这句话应该推送给经常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做嘉宾评委的人看,尤其是那些动不动就说“我做了几年导演,我来评价一番”的“嘉宾”。

这句话不亚于一个刚成年的小伙子,给你说“咱们来谈谈人生,我发现这玩意挺好玩的”。

图片 26

上了综艺节目,就不是自己了。为了市场和收视率,节目组肯定得耍、折腾。让你这儿劈个叉、那儿撅个屁股搞怪。

过度消费,自己反而成了猴子。

在信息爆炸的当今,处处埋着地雷,尤其是对于名人而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但葛大爷却罕见有负面新闻。

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葛大爷可谓好学也已。

而他宁愿“得罪自己”,把时间放在琢磨角色上,也不愿意花大把时间调教别人。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也仅此而已。

现如今,不被金钱、欲望迷惑,能坚持守着这份宝贵操守的演员实在太稀少了!

把葛大爷称为一个伟大的演员,这个称呼真的不为过。

一日是葛大爷,也但愿永远是我们的葛大爷!

图片 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