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揭秘宁浩:“造”《赛车》三大“疯狂”事 – 中娱网

  《疯狂的石头》的导演宁浩的新作《疯狂的赛车》昨日正式公映。昨日,记者在环艺电影城与观众们一起笑足了104分钟。比起《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的故事更纠结、台词更搞笑、人物造型更雷人。

记者黄蕾报道
黄金电影档期春节档将至,各类影片热热闹闹争票房之际,宁浩亦携《疯狂的赛车》闯来。昨天上午,这部被誉为春节档最值得期待的喜剧片,在嘉禾影城举行了媒体看片会。影片全长100分钟,故事围绕着在同一时空下的6条线索展开,7组不同的人物轮番上阵,故事更纠结,台词更囧,造型更雷!在观影时,影厅内笑声不断,不少观众捂着嘴巴从头笑到尾。记者采访了几位观众,他们认为,较之《石头》来说,《赛车》的节奏更快,线索更多,投资成本加大了,视觉效果也更具有冲击力了。

作为青年导演,宁浩导演被他的影迷评为极具锐气和才气导演,这样一位导演让影迷苦等了他三年,终于造出一部《疯狂的赛车》,作为贺岁档收官之作也是春节档开篇之作的《赛车》,日前在内部看片会后被一致认为是一部真正的,纯粹的喜剧,对于这样的评价,宁浩身边的工作人员称能获得这样的认可,与他疯狂的创作态度是分不开的,从剧本的创作到外景的选择,再到演员的挑选,任何一个环节,都是很疯狂。

  《疯狂的赛车》首映前,我搬走了脸上其他表情,期望腾出差不多套二大小的表面积,盛放宁浩怒放的鬼才和笑料。老实说,我是带着左眼的陈年黑眼圈来的,那是2006《疯狂的石头》给我留下的竟敢看不起国产片的教训;昨天《疯狂的赛车》一记勾拳,让我的黑眼圈不再孤独这种被国产片击中的感觉又名意外!非常意外!暗爽!特别暗爽!

《疯狂的赛车》剧照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疯狂的赛车》的人物,那只能是歪瓜劣枣。台湾擅长搞笑的名主持九孔扮演不法商人李法拉,在片中的主要责任就是被打得鼻青脸肿;戎祥扮演的黑帮老大,是个喜欢装聪明的笨蛋;毒贩差猜造型诡异,黄渤形容他文身文得跟个斑马一样;笨贼姐夫和妹夫不停变换工种,一会儿是小偷,一会儿是强盗,一会儿是毒贩,还处处装专业,比男一号还抢戏而当导演宁浩扮演的出租车司机现身时,因《疯狂的石头》而早已认识他的观众们一起大笑起来他脸上被种上了一颗醒目的黑痣,傻笑得很专业,结局则是悲惨地被毒贩们关在了出租车后备厢里。

  故事讲述的是一位曾经与金牌只差0.01秒的自行车赛手耿浩(黄渤扮演),离开国家队后潦倒了几年,成为了一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员。一天,他无意间卷入了一系列的突发事件,与香港来的商人、泰国毒品贩子等6组人物展开了一连串的惊险故事。影片充斥着山寨、草根、夸张、黑色幽默元素,有黑帮毒品交易,买凶杀人,利欲熏心的商人骗子,讨钱藏师傅的现代孝子,故事一个个顺理成章地发展然后交错在一起。只看一遍根本没法叙述出整个故事脉络,节奏很快,看起来有点费劲。坐在记者附近的观众陈女士从头笑到尾,影片结束时仍显得有点意犹未尽。

10个月疯狂做剧本

  《疯狂的赛车》剧情紧密,显得故事漫长。总计不过是笨贼三伙,鬼胎夫妻一对,至诚君子一位,便闹得银幕上目不暇接。一箱子美元与一包毒品的交易,屡次被打断,反复闹乌龙,时而美元被当成冥币烧掉,时而毒品被骨灰掉包。继第一个笨贼非常滑稽地死于极度深寒之后,剩下的角色们使用愚蠢和巧合群殴,互相驱赶着奔向荒唐的宿命。《赤壁(下)》是胜者为王的火崇拜、狼图腾,而《疯狂的赛车》则是化装后的孔融让梨逻辑:在宁浩电影里,利益总是不断转手,赢家不是正义者,不是老实者,总是那个对利益得失最少相关度的懵懂角色,成为最后的赢家。

  《疯狂的赛车》对于宁浩的意义在于这说明当年《疯狂的石头》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他用了三年的时间将他的多线程疯狂叙事的喜剧风格推向了另一个高峰。100分钟高潮迭起的电影,没有给观众任何喘息和走神的机会,一旦进入了影片设定的叙事轨道,我就和剧中人一样被扔进了命运的搅拌机中,几条故事线索以令人窒息的速度向前发展,层出不穷的笑料几乎让人疯狂,看中国电影,这是我最high的一次。

  奸商李法拉要黄渤扮演的自行车赛车手耿浩在赛前拍饮料广告,拍完广告的耿浩因尿样中有违禁药品而被终身禁赛,耿浩的师傅被气死,耿浩一面处理师傅的后事,一面找到了份开冰冻货车的工作,一面找李法拉讨要拍广告的钱故事一开始,没什么奇特的,但慢慢观众会发现,出场人物越来越多,故事越来越复杂。
  李法拉买凶杀妻,两个笨杀手(即笨贼姐夫和妹夫)却被李太太策反;买毒品的黑帮老大以为耿浩是接头人,用20万美元换回了耿浩师傅的骨灰盒,在出租车上一尝却发现是骨灰
  《疯狂的赛车》延续了宁浩喜欢从多个角度讲故事的风格,看起来极其错综复杂的剧情,其实很有逻辑。有观众看完后笑称,这么复杂的剧情,宁浩完全是在挑战观众的智商。

  影片影射了当下许多流行的、经典的、正经的、混乱的时代符号。宁浩在《疯狂的石头》里模仿的是英国电影大师盖里奇的《两杆老烟枪》,这次拍的《赛车》又很像盖里奇的《偷抢拐骗》。但宁浩很牛,他模仿得非常好,而且把电影拍出了想像力和大师的水准。一位媒体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要提醒各位观众的是,影片在字幕之后仍是安插了一个不小的底料,绝对有笑点。

电影《疯狂的赛车》依旧是多线条的叙事风格。故事围绕一位曾经与金牌只差0.01秒的失意国家自行车赛手展开,在同一时空下6条与故事有关的线索,7组不同的人物设置,将会给你错综复杂,却又爆笑不断的意外收获。

  就幽默感而言,宁浩不大于也不小于冯小刚,更不等于冯小刚。冯小刚乐于举办普度众生的笑料施舍,宁浩则是那种需要你心领神会的幽默,仿佛一个媚眼,一抛出来就被我辈含情脉脉地接过来,友情献上三两笑声不等。他兴致勃勃地恶搞交响乐,上次是柴可夫斯基《天鹅湖》,这次是比才《法兰多尔舞曲》他的电影是一种有判断力的艺术,有时候你不得不挪一下屁股,留点空间让优越感坐在你身边。

  我想《疯狂的赛车》更大的意义在于对一直处在亚健康发展状态的中国电影的启示性作用,在现有的市场规模和资金运作模式下,《疯狂的赛车》无疑做出了一次卓有成效的尝试,而且我分明听到了这部电影是响在某些人脸上的响亮的耳光不要再为自己的低劣电影找类似资金、审查、发行渠道等各种借口,诚意和才华才是最重要的。

  《疯狂的赛车》的搞笑台词主要来自于两个笨贼姐夫和妹夫。被李法拉收买杀妻,接过照片后还没看清楚就一把火烧掉,原因是不烧不专业。被李妻策反后要杀李法拉,妹夫害怕:我们会不会多行不义必自毙?姐夫批评他:没有胆量,哪来产量?妹夫下不手杀人,姐夫教训妹夫:我告诉你啥叫干一行爱一行。得知李法拉和李妻是夫妻后,姐夫感叹:难怪人们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徐峥饰演的墓地商人在推销墓地时说:地下CBD,人生的后花园,这么好的服务,我天天在这里工作,都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全套。黑帮老大丢了钱和毒品后,以为是被黑吃黑了,忍不住拔枪对天射击:本地黑帮太不礼貌了。

  《赛车》和《石头》一样,没有选用大腕。而且同样几乎没有什么女性角色,《石头》还有个养眼的美女抢了不少戏份,可《赛车》却一个不留:只有一个黑心商人李法拉的肥婆老婆,也是极尽娱乐搞笑程度,而且没多久就死了,后面出现了一个卖墓地的女孩被潜规则地过渡了一下,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影片整体是由男人戏为主,各演员表现出戏中人物的丰富性格,各具特色。在《石头》之后,黄渤虽然频频出境,却几乎成了插科打诨的丑角。我认为《赛车》比较成功地挖掘出了黄渤个性,展示了他所扮演的角色背后的小人物性格特征可悲,倔强,倒霉,善良,疯狂!观众毕先生如此评价。

据悉,自2006年8月开始,宁浩换了好几次手机号码,婉拒了几乎所有的邀约,潜心与几位编剧一起写作新的剧本。历时10个月的碰撞、磨合、修改,再磨合、再修改,剧本终于在2007年5月底基本完稿,剧本创作中,他的那种状态很疯狂,经常会盯住某个角色的图片,一看就是两三个小时。

  当你试图从整体上把握宁浩电影时,你需要面对一个事实不断崩溃和愈合的过程,各个角色的欲望纠结,形成一连串互相牵制的潜在高潮,其中的喜剧感、荒诞感总是落后于你的期待姗姗来迟,随即极大地释放你的喜感。毋庸讳言,宁浩的工作,实际上是在盖里奇已经收工的工地上再度破土,加修一个中式屋顶。借用陈丹青的名言:仿佛卧床患者被宁浩扶着走,明明是审美偏瘫,却有蹦迪的愉悦感对于影迷来说,宁浩是一个善莫大焉的善举。

  对于这样一部电影的评论,剧透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为了避免某些因为看了我的文章而被部分剥夺观影乐趣的观众事后找我算账,在下面的论述中我尽量做到不剧透影片的具体情节。

  整体上,《赛车》堪称《石头》的升级加强版,线索更多,人物关系更复杂,黑色幽默展现得更淋漓尽致,可谓是笑料更丰富,效果更疯狂。

5个月疯狂找外景

  

  在经历了《石头》票房与口碑的双成功之后,宁浩导演对于《赛车》的制作更从容自信,玩得更大了。如果说《石头》还只是一部盖里奇式影片的简体中文版,那么,《赛车》更像是一部昆汀式的磨坊电影。它巧妙地把许多有趣好玩的元素杂糅在一起,除了盖里奇式的多线索碰撞,昆汀、杜琪峰甚至是科恩兄弟的许多标志性元素都被宁浩拿来效仿。在这种杂糅性的效仿之中,宁浩已慢慢开始形成自己的风格,在华语影坛扛起了玩电影的大旗。一位影评人如此评价。

在写作剧本的同时,宁浩也在全国范围内找景。当时,宁浩从哈尔滨一路南下寻找拍摄地,到了厦门后即被那里浓郁的南中国的气息所吸引;并且剧本中有说闽南语的搞笑乌龙帮,在地域上也很符合剧情的需要,在厦门住了几天后,宁浩果断的决定就在厦门止步,不再继续南行。可以说,取景厦门是宁浩万里长征之后的一大收获。

  现在山寨一词到处横行,并且山寨已经开始摆脱起初的负面属性,而日益成为一个中性词语了,似乎这是一个存在即合理的风格了。但是我依旧觉得,在影视创作上,大量的以山寨风格为自己创作理念的作品,只是证明了创作者本身的能力缺失,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山寨都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用这个来为自己低水平的创作开脱是可耻的。

影片从今日起,在深圳各大影城上映。据悉,导演宁浩明天将与《疯狂的赛车》众演员莅临嘉禾影城与观众见面,共贺嘉禾深圳影城四周年庆典。

在确定厦门为影片的拍摄地后,宁浩即率编剧们到厦门体验了半个月的生活,对剧本进行了完善和补充。之后宁浩就派出一直外联制片和美术小组前往福建寻找外景。为了找景,外联制片与美术小组走遍了厦门的大街小巷、城里城外,并去了厦门附近的漳州和泉州。最后,影片中共有2场戏(约12个镜头)是在漳州的南山寺拍摄,其他的戏份都是在厦门取景。

  看完《疯狂的赛车》后,我和宁浩导演聊了一会儿,问到电影的投资规模时,他的原话是超过1000万了,一千多万的投资在现在看来也只能算做一个中等偏小制作的,但从成片的效果来看,影片制作上的精良和给人的震撼却远远超越了同等投资规模的其他的影片,甚至可以拿它当作一个通常意义的大片来看了。

  影片共有2400个镜头,创国产影片镜头新高,这也是我疯狂的尝试之一。《赛车》跟《石头》都是由无数巧合拼出的一个疯狂的故事,但是《赛车》是升级版的,因为无论是故事格局还是叙事线索都更大更多更复杂了。为了完成这一庞大的任务,连自己在内的8个编剧协同作战。有7个编剧为此写残。宁浩黄渤:演这个赛车手,我心里挺没谱

在选景的过程中,最令宁浩满意的是厦门中山路商业区的骑楼建筑群。骑楼是我国闽南地区特有的建筑群落,他们兼具了西方古代建筑与中国南方传统文化的双重品格,既玄奥幽雅又质朴实用,是东西方建筑和文化的结晶,整个剧组当时被骑楼这种独特的建筑气质所吸引。
万里挑一选演员

  一个好剧本对一部电影太重要了,《疯狂的赛车》演职员表里的编剧有七个之多,这样的编剧阵容我只在《赤壁》和《投名状》这样的影片中见过,宁浩说这本子是他们用了10个月的时间一点一点聊出来的,其实很多片子都是有这样的一个剧本策划团队的,但在《疯狂的赛车》这里,确实是体现出了集体智慧的力量的。这部电影依旧还是走的盖伊里奇犯罪电影的情节路线,在一个核心动机的牵引下,几条线索齐头并进,事件以不可逆转地态势走向疯狂,宁浩在《疯狂的石头》里对这种情节模式的再创造已经很成熟了,到了《疯狂的赛车》,宁浩终于实现了对于这一叙事风格的全面超越,这里被追逐的核心道具由一个变成了两个现金和毒品,还有两条命案贯穿其中,围绕于此,六方力量十几个人物纠结在一起,这里不仅仅是围绕着主线情节的追逐,还有其中任意两方力量相互推动的支线情节,信息量巨大,这不仅是给观众足够的享受,还对观众的智力提出了挑战,观众要对剧中人物长远和阶段性的任务动机以及物品的归属做出迅速准确的判断,于是从中所获得的乐趣也就成几何级数地翻倍增长。显然,那些无视观众智商,只知道一味低俗恶搞的山寨电影,与《疯狂的赛车》是不在一个档次上的。

  在《疯狂的石头》中扮演黑皮的黄渤,此次与导演宁浩再度合作,出演影片中的男一号赛车手耿浩。昨天看片会后,多数观众认为黄渤在片中的表演尤为出彩。他的表演使得影片如虎添翼。同时也有观众认为,黄渤这次又塑造了一个与黑皮雷同的角色操方言、小人物、形象欠佳。本报记者通过电话专访了黄渤,他坦承饰演这一角色时,他心里特别担心,七上八下特没谱。

至于选演员,与《疯狂的石头》中选演员的标准相类似,宁浩对《赛车》中演员的疯狂要求是:首先,不要帅哥靓女,而是要长得有个性有创意的特形演员;二是要会演戏或者具有能演戏的潜力;三是主要角色要会讲一种方言,次要角色要会讲闽南普通话。这三个看似简单的要求,却为演员副导演及后来进组的执行导演出了不小的难题。首先,在当今社会,帅哥靓女随处可见,而有创意的特形人才则需精挑细选;其次,喜欢演戏的人很多,而会演戏的人却是稀缺资源。在这两大困难面前,剧组挑选演员的工作自然是挫折连连。

  此外,在《疯狂的赛车》中还杂糅了很多昆汀塔伦蒂诺式的cult表达方式,从而让这部电影有了部分邪典电影的表征,让我有了一种越堕落越快乐的观影快感。尤其是在音乐的运用上,走的完全是昆汀式的路子,但可惜的是在这方面做得不是很到位。在昆汀的《低俗小说》和《死亡证据》等影片中,大量借用的是七十年代摇滚音乐,《杀死比尔》中主要借用的是埃尼奥莫里康内的早期电影原声,在风格上保持了统一,而在《疯狂的赛车》中借用的音乐有台语歌、陕北民乐、西洋古典音乐和中国古曲等,稍显纷乱,不成体系,比较随意,虽然和情节和情绪有对应,但这种对应显得过于简单和直接,这是个遗憾的败笔。

  黄渤在片中出演了一个倒霉透顶的赛车手,搞笑的戏份虽不在他身上,却都与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对于这点,黄渤向记者坦承:我演这

刚进驻厦门的前两个周,导演虽然阅人无数,但无一合适的人选。后来,副导演等开始走出厦门,到福州的一些艺术团,漳州、泉州的几个民间歌仔戏剧团去选人,但工作仍然没有进展。
就在大家都急得无计可施的时候,导演宁浩又提出了两点要求:一,我们选择演员的标准不能降低,一旦演员的标准降低了,整部戏的品质就会大打折扣。二,既然在福建找不到合适的演员,那我们的选择范围要扩大。

  作为2008-2009年度贺岁档的收官之作,《疯狂的赛车》很容易被拿来和同为贺岁喜剧的《非诚勿扰》进行对比。我写过一篇关于《非诚》的影评
,虽然有很多和我有同感的,但还是招致了很多冯小刚铁杆影迷的愤恨和怨毒。这里我要说的是,如果这些人至今仍然对我关于冯小刚喜剧电影的批判表示不满和不理解,请看一下《疯狂的赛车》,你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喜剧电影。

就这样宁浩的《赛车》工作人员从10000多份演员资料中,为《赛车》挑选出让所有观众一看便笑喷的特形演员,这些特形如何特形的,估计只有到影院里才能感受,文字很难形容。

  《疯狂的赛车》中先后出现的对情节有直接推动作用的主要角色有十几个,全都个性鲜明,让人过目不忘,而且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行为逻辑中中,而这些人的心理动机和外部行为或客观遭遇产生很大的反差,反讽式的喜剧效果很明显,比如那四个恪守游戏规则结果被各种突发事件搞得晕头转向狼狈不堪的来自台湾的专业混混,还有那两个刚出道却又要处处表现自己专业素养的笨贼,俩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奉献了很多的笑料,每个人身上的喜剧因素是随着剧情推进自然产生的。仅从喜剧效果的营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