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相依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这是恋人的山盟海誓也是主人和狗狗的地老天荒。当某天,主人对小狗不告而别固执的小狗还是会默默地望着那个出站独自等待。忠犬八公一个让所有观众都泪崩的真实故事。教授帕克在小镇火车站捡到了走失的小狗八公。把公仔帕克的呵护下慢慢长大,帕克上班时八公会一直把他送到车站,下班时八公也会早早在车站等候,八公的忠诚让小镇的人对他更加疼爱。有一天,八公在帕克要上班时表现异常,居然玩儿起了。以往从来不会玩的,捡球游戏。就是在那天,帕克因病去世,不明就里的八公却依然每天傍晚五点准时守候在小站门口等待着主人归来。

  夜里一点,一阵电话铃扰醒了所有人的好梦。

早晨醒来,房间里光线比较暗,看看墙上的挂钟,快九点了。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这是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我从沙发上坐起来,身上没有盖着毯子,倒也不觉得冷。妻已经上班去了。
结婚四年多了,晚上早已习惯于等妻子睡下,发出均匀的鼻息声后,我才入睡。即使与她温存之后,也是这样。她的睡眠很轻,有时她睡着时我还没睡下,为了不惊醒她,我就睡在沙发上。
卧室里,床上已经收拾整齐,一只毛绒的大猫端坐在床头。家里有很多猫图片和猫造型的艺术品。妻子从小到大都非常喜欢猫。我和她小时候是邻居,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她是一个皮肤白皙,脸庞俏丽,身材娇小,稍显瘦弱的绝世美女,追求她的人很多。所以,不怪我那么迷恋她。我从小学五年级起就爱上她了,但是我觉得她对我的爱一直比较平淡,尤其是近一年来她甚至有点冷漠。我曾经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爱我?仔细想想,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我们结婚了。在我们的西式婚礼上,她承诺在我的有生之年,她对我不离不弃。
自从结婚后,除非她一个人在家,家里的任何家务都不用她干,平常做饭洗衣服,甚至她的袜子内衣都是我来洗,我希望她只要抱着猫咪斜靠在美人榻上看电视,或者安静地在那里玩电脑就好。不过,我从来不限制她与别人交往,信任是爱的重要成分。我做着一份工资不菲又不用经常应酬的技术工作,业余时间也在网上做一些电脑设计工作,捞点外快来补贴家用,我们暂时还没要孩子,生活上还是比较宽裕的。我的对外交往也少,因而可以一心扑在家里。
妻子是在大医院做护士的,工作繁重,体质又弱。婚后两年时,她曾经累得流产,从那以后,我就不敢再让她怀孕了。好在这两年她身体恢复得比刚结婚那时好了许多。去年秋天我在一场车祸中受重伤,在家里调养,这一年当中所有家务全靠她自己,她的身体反而倒健康了起来,人也开朗了。
哦,到明天我休工伤假就整一年了,我已经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了,我打算下个星期就回单位上班去。
喵——我家养的那只猫踱步走来,对着我叫了一声。她是一只全身有着奶牛一样黑白花纹的母猫。两年前也是秋天的时候,她刚出生不久,被人装在一只篮子里放在我家的门前。妻子那时刚做完流产不久,她欣喜地把猫抱回家来养。我给猫起了个名字,叫做狐妖,因为她的脸很像狐狸,还经常趁别人没注意的时候,冲我媚笑。这不,这会儿她又对我媚笑了。我跟别人说这只猫媚笑,没有一个相信我的。
狐妖轻轻跳进我的怀里,她是一只很爱干净的猫,很能讨人喜欢。她来之前和之后,我家也养过其他猫,但是那些猫前后十几只都被狐妖咬跑了。
昨天狐妖说。我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
昨天。她又说。这声音分明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你你你怎么会说人话?我有些凌乱了。 不是我说人话,是你懂猫话了。
猫怎么会有语言?
昨天。她不理会我的问题,似乎不屑回答,却继续她的话题,你那漂亮媳妇的前男友来找过她。
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她下班回来快到咱家门口的地方,那男的在那里等她。去年冬天他就找过你媳妇一次。
你是说秋生? 你是知道的,她只有这一个前男友。
我想起来了,杜秋生是我的远房表弟,比我小两岁,家在农村。他上高一时,他家里花钱让他来我们学校借读,和我妻伊巧雅在一个班。他人长得高大英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和偷偷巧雅恋爱了,结果两人的成绩一落千丈,都没考上大学。巧雅上了护士学校,秋生复读一年依然名落孙山。他爸爸也就是我的表姨夫,为了挣他的借读费在煤矿干活累吐了血,死了。他哥嫂又闹着分了家,他妈妈旧病缠身没人养,最后被他妈妈的表姐,也就是我妈妈接了过来。秋生羞愧得无地自容,在我上大四的那年跑了,都没有给他妈妈和巧雅留下一句话。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主动向巧雅求婚,在我和巧雅两家大人的撮合下,我们终成眷属。
你是怎么认识秋生的?我问狐妖。
嘻嘻。她又对我媚笑说,我就是被他两年前买来,偷偷放在你家门口的。她的回答让我惊讶。
那你还告他的密,你是个奸臣。我抚着她身上软缎子一样的毛说。
我是猫,知道谁对我好。她挨了我骂却不恼。平常给她洗澡、清理猫粪、喂好吃的,这些事情倒是我经常做的。
他们两次见面,都说了什么?我问她。
听不见,就说了几句,谁也没碰谁,然后各自离开了。巧雅没哭。

生死相依。

楔子:上穷碧落下黄泉   我也要寻到你

 
我听到小健拖鞋打在地板上发出的拖沓的声音。家里有人在医院最怕的就是半夜的电话,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清醒了,支着耳朵听外面的声响。

看毕淑敏的一篇文章,看到了这四个字,心头一震。

 
 明崇祯十六年冬天,这年的冬天奇冷,野外也特别冷清,驿站小二正偷偷打盹,忽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铺天盖地的扬尘就扑了他一脸。小二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正待发作却又被从马背上下来的人晃了心神。只见他一身兰缎儒衫,青巾束发,一副典型的富家书生打扮,身材却异常的娇小,似乎缺少一种男子的阳刚之气。再瞧面貌,明眸生辉,鼻挺嘴秀,皮肤白嫩,这可不是一个女扮男装的美娇娘嘛!仔细琢磨那面貌,到还有点眼熟。店小二内心腹诽着,表面上热情的迎了上去招待客人。

  “喂……嗯,对……是的。好好,我们现在就过去。

她说,一次绝佳的旅行,依然是身体和灵魂的高度一致,生死相依。

   
“来碗茶便可”。女子淡然的说到。店小二忙不迭的取来了茶,端到桌上时才发现女子始终用手摩挲着大拇指上的一个扳指。只见那扳指以黄翡雕琢成漓龙之状,活灵活现,通体透露出不菲的样子。猛的店小二反应过来此人的真实身份!那就是当年名震一时的名妓苏苏,有人称赞她,说”其志操之高洁,其举动之慷慨,其情之忠贞,当属天下第一。”

  我心头一紧,心里面已经猜出来几分。

谈到这四个字,我们大多数人想到的恐怕是爱情吧!我也是,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才会做到生死相依~

 
 要说那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还得追溯到五年前。那是崇祯十一年初冬,丞相之子唐玉亭受圣上之命,前往杭州调查太守受贿草菅人命一案。他扮作游手好闲的富家弟子整日荡舟闲游,想法接近各大地方官员,疲倦时便落脚在杭州名妓李三娘家中。当时恰逢苏苏也客居杭州,是李三娘门上的常客,那天正巧将一首游湖时即兴作的小诗搁在了客厅里。唐玉亭无意中发现了那帧诗笺,拿过来轻声诵读:陌上花开缓缓归,马蹄留香双双对。好清丽别致的诗句,苏小烃不由得击节称赞。

  小健紧促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口。

父母?当然不是,并不是说他们的爱不够称得上这四个字,而是终有一天他们会老去,不可能一生伴你左右;

 
 善解人意的李三娘看在眼中,心领神会,第二天便以个人名义邀请了苏苏泛舟。唐玉亭见了玦苏苏后,立即生出一份怜爱之情,这姑娘长得娇小玲戏,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嵌在俊秀的脸蛋上,显得分外动人,更何况这小巧的可人儿,腹内竟藏着锦绣诗情,着实令人感叹。苏苏是个性格开朗的姑娘,虽是与唐玉亭初次相见,却毫无拘束之态,谈诗论景,随心所欲。于是,西湖上荡漾起两人的笑声。之后的日子里,两人一同踏雪赏梅、寒舟垂钓,相处得竟是那么和谐。

  “妈,爸要不行了。”

情侣?当然我并不期望,不是说没有这样的爱情,只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地幸运可以遇上;

 
 三个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唐玉亭自觉对苏苏情根深种,便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目的全盘托出。他的一片深情,让苏苏感动不已。她虽历经情场,可无非都是逢场作戏,男人们爱的不过是她那副皮囊,又有几人能付出真情呢?而唐玉亭的那份浓浓情意比一般的少年公子要纯真的多,那种深切的相知相感又是多么罕见。唐玉亭褪下手中的扳指,说:”此乃吾皇所赐,一是表达他对我的看重,二是调动兵马的信物。我现在把这个交给你,你且待我完成任务,回京向父母禀报要迎娶你的消息。以此为聘,天地为证。”

  时值七月,一出门身上就全是黏糊糊的汗,即使是晚上还是压的人喘不过气。

兄弟姐妹?这也是无法得到的,终究他们也会成家而渐行渐远……

 
 感念之余,苏苏决定在保守秘密的同时,凭借自己的名妓身份深入各大官员府中,探得玄机,助唐玉亭一臂之力。正在事情取得进展时,名妓李三娘投靠太守,将自己偷偷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太守。太守一不做二不休,决定灭两人之口。于是派了暗卫追杀他们。唐玉亭为了掩护苏苏,故意吸引了暗卫们的追杀,最后坠入河中,尸骨无踪。苏苏揣着扳指,一路打听,跌跌撞撞的到达了京城丞相府中,以扳指为信物,把太守的罪证成功上交。丞相及夫人虽对于爱子的牺牲倍感伤痛,同时又为苏苏的坚韧所折服。于是以义女之名收留了她,苏苏却婉拒了他们的好意,她坚信唐玉亭尚在人世,决定一路南下寻找他的踪迹。丞相不忍灭绝其希望,只能放任她四处漂泊,遍觅爱子踪迹。为了让她的寻找之路更加便捷,于是传令给所有的驿站,凡是看到带有扳指者,必须恭敬待之。

 
我攥着手坐在车里,脑子里却老是想起和克定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来。想起红红的盖头。

而只有你自己,与你自己,生死相依,

   
“多谢!”苏苏将茶慢慢啜尽,毅然起身离去。店小二这才如梦惊醒,赶忙把喂好了的马牵了过来。苏苏一跃而上,驾马离去。道路上的灰尘又一次扬起,女子瘦弱的身影也逐渐消失,只有那尚有残温的茶杯,彰显着她的到来。

  小健车开的很快,一会就到了医院。

让你自己的身体与灵魂在生命的旅途中生死相依。

 
小娟在一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克定已经说不出话了,半眯着眼睛躺在病床上。我坐下来,拉着他的手,我怕他害怕,我心里也害怕。

还记得仓央嘉措说过的嘛,

他见我来,眼睛往我这边斜着觑了一眼,想说什么又说不出话来。

世间,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好好…好,我都知道。”我只能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但其实我又什么都不知道。

生死相依,与你自己,在生命的旅途上!

 
周围的亲人都在哭泣,也许我也一直在流泪。小娟拉着你的另一只手,哭的眼睛肿肿的,打小你就最疼这个丫头了。克定的眼睛又看了一圈之后,就慢慢的合了起来。

  克定在这个夜里就走了。盖着一张白布,凸出一个瘦瘦小小的人形。

  料理完后事我就带着你回了老家,葬在一颗松树旁。

 
我突然就不知道日子要怎么过下去了,就像是我好像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我开始慢慢的重新学习怎么样吃饭,睡觉,生活。

 
几个月后,小娟和小健来看我,商量着要把家里的房子卖了,把我接过去和他们住。

 
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把你所有的烟和酒都扔了,你要看到肯定要气的扔板凳。但是我气,要不是这些东西你也不会得这个要命的病。

 
我在你的枕头底下找到一张银行卡,被一张纸整整齐齐的包着。纸上写着:给小芹。

  卡里面有两万多块,你怕我以后的病舍不得治,给我攒的钱。

 
除此之外我还带走了你吃饭的碗、你和我的一张合照、还有结婚时的红盖头。可惜院里那颗柿子树我带不走,那是我生小健时你亲手种的,一转眼都四十几年过去了。

 
小健家在城里,干净也宽敞。我住在靠南的卧室里,小健说这个屋子冬天可以晒太阳。

 
每天晚上我一想到你躺在冰凉的地下我就睡不着,老觉得你在找我。以前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夜里都找上门来。想到你睡觉的时候呼噜声老是吵醒我。想到每次吃饭前都让我给你剥蒜。想到小娟骑在你脖子上到处乱逛。想到我刚生小健时候你高兴的脸,想到结婚的时候你掀起我红彤彤的盖头。

  想到的尽是这些遥远又细枝末节的事情。

 
这个屋子黑洞洞的,看的我心里害怕。我想你想的厉害,想你想的哭了起来。我也怕你想我。

 
我披上一件外套出了门,秋天夜里寒,你老是提醒着我穿外套。以前一直记不住,没想到你走了之后倒是想起来了。

 
走了很远才看到你旁边的那一棵松树,我的脚都酸了,干脆捡一块干净的地方,坐在你旁边。

 
我给你带了好多的蒜,我就坐在这里一颗一颗的给你剥,多剥一点,这样就不怕以后你吃饭的时候找不到蒜瓣了。

 
东边都泛起鱼肚白了,我才回去。我离老远就看到家里的柿子树都结了红彤彤的果子了。我没摸到钥匙,只好使劲的敲门。

  门开了,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开了门。

  “老人家,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我家的柿子熟了,再不摘下来就要烂掉了”

  “老人家,你怕是走错路了,这是我家。”

  “住了几十年还能错,喏,那颗柿子树就是我刚生小健的时候克定种的。”

  最后小健把我接了回去,告诉我老房子已经卖掉了。

  我忘掉的事情越来越多,想起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我把你给我的两万块给了小娟,你最疼的就是这个小丫头,给她买点好看的衣服。

  我,就静静地躺着,等着有一天你穿着红艳艳的喜服来接我。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 磅Normal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