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飞翔

从《逆光飞翔》到《爱恋家》一个台湾导演的蜕变之旅

图:张荣吉与台湾奥美合作拍摄的微电影新作《爱恋家》剧照 明星网讯
2012年金马奖最佳影片《逆光飞翔》,让台湾新锐导演张荣吉一时名噪海峡两岸,同时也赚够了观众的眼泪。其实从1998年起,张荣吉就开始制作短片和纪录片了,一直以平凡真实打动观众,并多次受釜山电影节邀约携作品参展。
看过张荣吉之前作品的人不难发现,他善于捕捉细节,从小人物的生活点滴切入,逐步印象大众对情感、对人生产生思考和领悟,他的作品总能引发舆论的情感共鸣,催人泪下,这一点,在他的成名处女作《逆光飞翔》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图:《爱恋家》讲述了一位不善言辞的父亲亲手为女儿只做手工嫁妆的温情故事
日前,张荣吉与台湾奥美联手制作的“父亲节”主题微电影《爱恋家》,截取了生活中因女儿出嫁给家庭带来情感波动的一个生活片段,通过对父女俩相处中诸多细节的刻画,使一份厚重的父爱跃然荧幕,让观者久久回味。
《爱恋家》是为国内地板行业三巨头之一的“生活家”地板拍摄的品牌形象片,主要传达了品牌“就是爱恋家”的核心理念,相对于《逆光飞翔》,《爱恋家》的故事在更短表现时间里提出了更高的表现要求,影片对导演的思想、阅历和情绪把控能力要求也极高,对于张荣吉来说,与其说是一次挑战,不如说是一次蜕变。
如果说将张荣吉的作品看作是他本人内心的写照,那么《逆光飞翔》时的张荣吉像一个怀揣梦想的少年,渴望站在聚光灯下得到社会的认可;而《爱恋家》中所映出的张荣吉,则更像一个历尽生活、温暖不浮躁的成熟男人,在经历过岁月的洗礼后,能从生活细节中读懂家庭的温暖,悟出恋家的情怀。从《逆光飞翔》到《爱恋家》,三年时光里,张荣吉完成了从追梦少年到成熟男人的蜕变之旅
据悉,《爱恋家》正片将于6月21日父亲节当天晚上08:00在优酷网首页发布。

没有人知道失败背后是什么?除非那些坚持的人——题记

徐迤的客厅里有一幅巨大的油彩画,金黄色的麦田上飞舞着一大群黑色的乌鸦,夕阳在画布的一角收去光彩。

图:张荣吉与台湾奥美合作拍摄的微电影新作《爱恋家》剧照

暑假开始了,其实对我来说已经开始四天了。而对于求职的我来说已经开始一个月零五天了。五月三十,朋友告诉我,说我们要为暑假找一份工作了,最好是做教育这一方面。为了提升自己,加强对专业的掌控力,我欣然接受去找工作。两个人一拍即合,就出发了。想也没想,就觉得长沙那么多教育机会,总有一个需要我。

“像是仿的梵高的《麦田上的乌鸦》,很多人都喜欢它明亮的色彩表达的空寂感觉。”

图:《爱恋家》讲述了一位不善言辞的父亲亲手为女儿只做手工嫁妆的温情故事

五月三十一号,五一的最后一天。六点钟起床,赶往某中学附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晕到吐。还是强打精神去几十家教育结构投了简历,每一个结构都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要我们回去等面试通知。虽然很累,不过看到他们的热情接待。还很有希望的说,这么多家,到时候我们该选哪一家。当时觉得自己的工作势在必得。

徐迤没有回应。他走过画前靠在阳台的扶栏上。夕阳正从窗的一角收去光彩。阳台下方的街道今天奇怪的安静着好长一段时间。平日里吆喝的小吃摊,来往的行人和食客今日全都隐蔽在了另一个角落。

2012年金马奖最佳影片《逆光飞翔》,让台湾新锐导演张荣吉一时名噪海峡两岸,同时也赚够了观众的眼泪。其实从1998年起,张荣吉就开始制作短片和纪录片了,一直以平凡真实打动观众,并多次受釜山电影节邀约携作品参展。

六月十八号,转眼过去了半个月。高考已经结束,中考也已经在开始了。可是我们的面试通知却迟迟不来。怀着忐忑,我们又一次拜访了一些教育机构。所有的机构都说,中考还没有结束,所以面试还不急。开始我们也是深信不疑,然而在一家机构里,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我们去了解情况的时候,工作人员要我们看一下也没有留下招聘信息。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我们的。因为我们辛辛苦苦投的简历,他们看都没看,就直接扔垃圾桶了。当知道这一点的时候,我是很愤怒的,但同时也深感无奈。除了暂时的怒火,是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啊。啊。啊。”徐迤挥舞双臂像是拍打他身后的隐形翅膀,他面向着夕阳,像一只孤单的黑乌鸦拍打翅膀奋力飞去。

看过张荣吉之前作品的人不难发现,他善于捕捉细节,从小人物的生活点滴切入,逐步印象大众对情感、对人生产生思考和领悟,他的作品总能引发舆论的情感共鸣,催人泪下,这一点,在他的成名处女作《逆光飞翔》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七月一号,接到某教育机构和某某教育机构的电话,叫我过去面试,当时觉得一下子就有了希望,所以复习的时候都是信心满满,感觉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

镜像与影

日前,张荣吉与台湾奥美联手制作的父亲节主题微电影《爱恋家》,截取了生活中因女儿出嫁给家庭带来情感波动的一个生活片段,通过对父女俩相处中诸多细节的刻画,使一份厚重的父爱跃然荧幕,让观者久久回味。

七月四号,打电话给某机构,结果因为学生少不需要人了。七月五号,去某某机构面试,面试结果,1500不包吃不包住,全职。二话没说,愤怒的跑了,想想也是可恶,这么大的教育机构,工资开的有点吓人。

齐燃告诉我,他是一名诗人。能衔着荆棘为玫瑰的盛开歌唱至伤痕累累鲜血如注的诗人齐燃。

《爱恋家》是为国内地板行业三巨头之一的生活家地板拍摄的品牌形象片,主要传达了品牌就是爱恋家的核心理念,相对于《逆光飞翔》,《爱恋家》的故事在更短表现时间里提出了更高的表现要求,影片对导演的思想、阅历和情绪把控能力要求也极高,对于张荣吉来说,与其说是一次挑战,不如说是一次蜕变。

七月六号,考虑住宿问题,搬到了林科大,继续找工作,一次次被拒绝,一次次被忽悠,一次次的失望,那个时候感觉世界之大,居然没有我工作的地方,很是心酸,望着天空,不小心就会有泪珠划过脸庞。失望,愤怒,委屈,怨恨一波波不良情绪随着而来。想着想着,莫名其妙就有眼泪。但为了生活,还是要努力。以为事情就这样下去了,我甚至想好了回家帮忙干活的准备了。结果我的闺蜜,帮我找了份工作,不过在永州,问我愿不愿意过去。

当徐迤抱着画板绝望的看着阳台,齐燃站在一旁如蚕吐丝般的将他的愤怒串成一行行令他人同样愤怒的诗。“我就是这——”每当齐燃用这句结尾,徐迤已经将画笔按在了白油布上。

如果说将张荣吉的作品看作是他本人内心的写照,那么《逆光飞翔》时的张荣吉像一个怀揣梦想的少年,渴望站在聚光灯下得到社会的认可;而《爱恋家》中所映出的张荣吉,则更像一个历尽生活、温暖不浮躁的成熟男人,在经历过岁月的洗礼后,能从生活细节中读懂家庭的温暖,悟出恋家的情怀。从《逆光飞翔》到《爱恋家》,三年时光里,张荣吉完成了从追梦少年到成熟男人的蜕变之旅。

永州,考虑到路远,我并没有马上答应,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七月七号有一个面试,而永州的工作也是在七月七号。考虑了很久,到晚上十一点,我才下定决心来永州。因为我知道,长沙的机构一定又是在忽悠我,我也已经对长沙失望了,所以最后,我离开了这个暑假最想留的地方,来到了永州。

“我就是这庸俗时代里的一名无用诗人。”

据悉,《爱恋家》正片将于6月21日父亲节当天晚上08:00在优酷网首页发布。

在永州,我收到了学生的热烈欢迎,这边的老师也是大学生,没有代沟,聊的很来。而且住的地方就是在家里一样,很温馨。

愤怒便在徐迤的笔下汹涌出来,铺天盖地,泻出阳台浸染楼下的尘世,充盈在齐燃的诗篇里。

有一句话说“命运会给我们最好的安排”,虽然之前是有很多颠沛流离,但是不要轻易失望,逆光飞翔的背后是阳光,不是吗?

徐迤是堆砌颜料的诗人,齐燃是泼洒词句的画家。

我。我在一旁,也不在一旁。只顾在平行时空里白描出两只乌鸦飞舞的身影,留下它们充满愤怒的鸣叫。

撞昆仑

我不知道小四是否真的听过这张专辑。让人腑脏俱裂的摇滚轰炸声中,齐燃和徐迤恍若丢失了愤怒,“沌沌兮如婴孩之未孩。”或说精神里的愤怒已经愉悦地投入到昆仑山崩裂那一刻的世纪愤怒中去了。

在这血脉喷张、头破血流的音乐声中,我们都只是怯懦的山下行人,仰望“昆仑”的威严不可动摇,虚弱的被他摄住了灵魂。只有王珏如同有大地全部生灵的愤怒的共工一般,义无反顾地、一次又一次地向着不可侵犯的“昆仑”撞去。用他狂躁的电吉他,用他咆哮着的鼓点,用他肆意甩动的头,挑战人们的底线,发泄他的愤怒。

灯光昏暗、人声鼎沸的酒吧里,在徐迤快速描画着王珏的愤怒嘶吼的时候,齐燃给王珏讲了那个上古时期的“愤怒”之神。

王珏站在那里,明亮的眼睛里没有徐迤的绝望没有齐燃的颓唐,是一丝杂质都没有的纯净的愤怒,来自于骨髓深处追溯于上古之世的纯净的愤怒。

盛夏光年

徐迤的画室搬到了楼顶,火莲般的云朵大片大片盛开在画布上。

齐燃在炎热的夏季里成了游吟的诗人,独自被挤在一节车厢的角落,顺着青藏铁路,上了个坡就到了唐古拉山口。他说他想去找共工,找找那不周山时期的天柱,让王珏来撞一撞。“塌陷在西北之南的/珏的血迹/斑斑的火焰。”他在留言里说着,平静地如同那片神秘地域稀薄的空气。

可是要撞不周山的共工在绿风穿过林荫道、鲜花溢出的栅栏的盛夏,随着蝉声的起伏更加响亮,陡然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只留下我抬头时眼前的,拨开了所有三角函数和积分公式后,留下的一个干净安静的背影——王珏,在埋头如同周围所有人一样溺在书山题海中的学生王珏。

簌簌的灰尘弥漫了一整个盛夏,燥热的空气显得异常沉闷。徐迤有他的屋顶,齐燃有他的唐古拉山,我有王珏的背影,王珏有他一无所有的自己。

一个盛夏,却凋谢了无数未绽之花,铺洒满地宛若一个静谧无人的葬礼。它们都是葬礼的主角。

月明中

“我只是感概,为什么想得到的最后偏偏得不到?”王珏在六月九日夜晚搂着学校的梧桐树醉酒。痛哭痛哭痛哭。

他考上了,可他多希望自己落榜。

他望着旅途中的徐迤和齐燃,仿佛他们是画面中飞入夕阳的乌鸦。“啊,啊,啊。”他拍打着残缺的翅膀。

六月,他指着那本图册——1990年最后一只旅鸽被杀,对我说,我们只是还未开始被屠杀的旅鸽们。而他们——徐迤、齐燃,也只是将被屠杀的旅鸽,不是画中逆光飞翔的乌鸦。

明月中,徐迤回家,齐燃回家,王珏流浪,而我只顾回首那一幅《逆光飞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