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奏玉》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1

    奏奏这个词在客家是一种拟声叠词,用于模仿狗狗吃东西时发出的奏奏声。刚上大学那会儿,从姑姑家带回一只狗宝宝,中华田园犬,我们没有给她取名字,要叫她的时候,奏奏,奏奏的喊就好,她会立马来带你的身边。她长大后很秀气,很美,身体很壮,眼神温柔,睿智,在田园犬中,实属高智商群体。

◎从请奏上裁制到三复奏与五复奏制
与皇帝亲自录囚制度比较相近的还有请奏上裁制。请奏上裁制是指司法部门对于一些特别重大的案件或者是一些涉及特别人物的案件最终裁判权必须要上请皇帝,由皇帝最终作出裁定。
本来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三法司是中央最高审级,但朱元璋规定:三法司对重大案件无权作出最终判决,其判决还必须上呈给皇帝批准。朱元璋精神好,什么事都要事必躬亲,所以请奏上裁制在洪武时代并不限于大案,碰到小案子,只要有时间和有精力,朱皇帝也会过问过问,最终发出圣裁。
洪武十六年正月,洪武皇帝朱元璋向刑部尚书开济、都御史詹徽等做出指示:自今凡有论决,必再三详谳覆奏而行,毋重伤人命。洪武十九年十二月,朱元璋又诏自今诸司应死重囚,俱令大理寺覆奏听决,著为令。这可视为有明一代三复奏或五复奏制度的开启。
到了永乐时期,大明中央司法系统逐渐形成了重大死刑案件的三复奏与五复奏制度,即对一些重大的死刑案件要上奏皇帝3次、后来发展为5次,最终取得皇帝的圣裁后方可发落,或是开刀问斩。这一方面体现了对生命的重视,是时代的进步,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明朝皇权专制主义在司法领域中的渗透与强化。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从“请奏上裁制”到“三复奏与五复奏”制
与皇帝亲自录囚制度比较相近的还有“请奏上裁制”。“请奏上裁制”是指司法部门对于一些特别重大的案件或者是一些涉及特别人物的案件最终裁判权必须要上请皇帝,由皇帝最终作出裁定。
本来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三法司是中央最高审级,但规定:三法司对重大案件无权作出最终判决,其判决还必须上呈给皇帝批准。朱元璋精神好,什么事都要事必躬亲,所以“请奏上裁制”在洪武时代并不限于大案,碰到小案子,只要有时间和有精力,朱皇帝也会过问过问,最终发出“圣裁”。
洪武十六年正月,洪武皇帝朱元璋向刑部尚书开济、都御史詹徽等做出指示:自今凡有论决,必再三详谳覆奏而行,毋重伤人命。洪武十九年十二月,朱元璋又“诏自今诸司应死重囚,俱令大理寺覆奏听决,著为令”。这可视为有明一代“三复奏或五复奏”制度的开启。
到了永乐时期,大明中央司法系统逐渐形成了重大死刑案件的“三复奏与五复奏”制度,即对一些重大的死刑案件要上奏皇帝3次、后来发展为5次,最终取得皇帝的“圣裁”后方可发落,或是开刀问斩。这一方面体现了对生命的重视,是时代的进步,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明朝皇权专制主义在司法领域中的渗透与强化。

【关于申公豹】:因为柳如是丢了两次,我已经绝望了,所以不知道写什么,想着就来写写申公豹吧,之前就莫名很喜欢,写了一段然后丢了,王宝钏也丢了。这次一下拖了这么久,写着有点接不上气,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干嘛…怎么血腥怎么写。吻戏原来没想过,后来是随机加上去的。

关注 1618007

   
从那以后,如果有人跟我提起狗狗,我总会炫耀起奏奏来,说她高大,顾家,挑食,耳朵特别大。我真是爱死她这双耳朵了,起先,我只是摸摸她那略微粗糙的毛,后来长大了,毛变得很粗了,手感不是很好,突然抓住她那两只凉凉的耳朵,哇哦,好好玩。就这样,每次跟她玩,都是玩她的两只大耳朵。她很亲近我,主要是我会给她喜欢吃的骨头,我一度喜欢拍她的耳朵,用力的那种,她只是觉得我淘气罢了,用嘴巴怼怼我。喂她骨头,她能精准的接到,给她黄瓜吃,她不吃,我硬要她吃,她会很不情愿的去把黄瓜吃了。她还会吃生的各种肉,有一次他吃了鸡蛋,被打了,就再也没有偷吃过了,即使拿鸡蛋放在她面前,没人在,也不会把鸡蛋吃了,甚至有一次,我放在凳子上的饭,碗里夹了很多肉,她很想吃,对着碗流口水,还一直在肚腩,就是不吃,她好气我好笑。她会抓老鼠,就像是她特殊的爱好一样,每次一有老鼠,她就会把整个房间翻得一个底朝天,自己挤不进的缝隙就用长鼻筒哼哧哼哧的喷气,天真的以为能把老鼠碰出来,抓不到会乱叫,就像失去天下一样。就是这样一只躁动的狗狗,也是有弱点的,她可能对过年又爱又恨,爱是因为能吃到各种好吃的,恨是她怕极了烟花爆竹的炸裂声,每每放爆竹烟花,她准会找个有人待的房间,然后钻到床底的最角落,瑟瑟发抖。我们都会过来看下她,顺便骂她两句胆小鬼。虽说胆小,但是很顾家,基本不出门,出门也就在家旁边走走,她的吠声很厚实,听起来好凶的哦,所以有她在家里各种野狗野蛮也不能入内,就在前一阵子,还上前保护我奶奶。奶奶打电话说家里的树被别人无故的砍了,找人理论,一个邻居过来家里解释,那个邻居可能情绪比较激动,奏奏上去就给邻居小腿一脸,为什么是一脸,因为她只是想吓唬吓唬那个人,并不是要咬她。看看,多好的宝宝。我爱死她了。她每年都会给家里生两轮小狗狗,一生就是8只9只的生,她是一个好母亲。今年过年她刚刚生了一窝,可爱极了,我去玩她的小宝贝,她很乐意给我玩,别人过来就是另一番气氛了。她就是这样的一只好宝宝。

正文.

献吻 0

   
就是这样一只善良、忠诚、勇敢的狗妈妈,被人今天拖了一公里,这是怎样的人才能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是多么丧心病狂的渣滓才会出此下作,人心最恶毒,毒过蛇蝎,这些穿行于各个乡村的套狗贩子,上辈子应该是流浪狗。美丽心灵被邪恶魔鬼给迫害,人间惨案。愿来生奏奏不要记仇,上帝会给你一件美丽的皮囊,你会生活在一个永远没有狗贩子的世界里。

从碧游宫到凡间,却有如此长的一段路程,流过指缝的先是稀疏如流水的薄云,又是稚嫩夭折的落花,最后只剩下卷着灰尘的阵阵阴风。

献花 2

pray for you! i lost you~

他未曾想,落在了这样的一个地方。

本乡奏多

枯黄纷飞,荒芜绝迹,树木生长得肆无忌惮,盖住了天空,蔓延在地上的每一寸土地。就在这些树木之下,成千上百的墓碑残颓着东歪西倒,好像就快要压不住那些埋在地下的骷髅白骨。

英文名:

就在不远处有一汪浊水,应该是雨水积下所成,他借着月光,俯下身去看自己的脸。一双浓眉好似郁郁青山,细长的丹凤眼上眼睫扇动,犹如摇晃的烛火,灼人心神。忽然一片枯叶落在他水中的容颜上,随水波漂流宛转,他挑起含珠的嘴唇末梢,笑得心不在焉,身体岿然不动,脸上的眼睛硬生生从脑袋后面长了出来。

Hongo Kanata

他看见身后女子的惊讶神情,应当配得上“花容失色”这四个字。

性别:

“公子可真会吓唬人。”眼前的姑娘很快露出一抹笑容,鲜红的樱桃小口如血欲滴,她提着壶酒,但是里面不止有酒,还有人类浓稠的心头血。

她看起来很年轻,像是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穿着碧衫翠带,笑起来还有一分的不谙世事。

民族:

转回身来,收回了刚才的可怖模样,那姑娘扬起酒壶来喝酒,一缕鲜血从嘴角流下来,她扯过他道袍的袖子去擦,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大和

“水里连你的倒影也没有,是姑娘吓唬我在先,反倒要先入为主。”看着灰色道袍上残留的暗红,抬眼一望,周围的景物猛地动荡起来,姑娘拽着他的手道,“家中的两位姐姐得知公子大驾,特意让小妹带回去吃顿酒呢。”

身高:

“还未请教姑娘的名字?”

171cm

耳边的风声窣窣作响,只听那姑娘一句,“小妹姓作东皇,单名一个玉字。”

生日:

东皇,乃是上古神姓,与他的姓氏一脉,都是沦为妖道的神姓,但索性他还不能够称为妖吧。

1990-11-15

东皇玉所说的两位姐姐,都是生活在地下空棺里的妖。她们一身的皮毛或赤或紫,缭乱人眼,露出长长的尖齿来。一个伏在地上,对着一面碎了的铜镜,学着人的样子给自己画眉,一个穿着人类的衣裳,旁若无人地摆首弄姿。

体重:

“在下申公豹,初次拜见,多有失礼…”

49kg

“原来…是申公大仙,我们奉了女娲娘娘之命,不日就要启程去朝歌,听说,朝歌有很多能人异士,我们姐妹道行不够,不知大仙能否相助?”

生肖:

“去朝歌?那玉姑娘也…”

狐妖娇嗔一声,缓缓站了起来,交叠着步子走近,腰肢软得像没有骨头一般。“玉儿当然是要跟去的,不然…你又怎么会去呢?”

国籍:

“姐姐多虑了,申公大仙是碧游宫主的得意门徒,此次特意来我们轩辕坟,一定是碧游宫主的意思。”

日本

三妖围在申公豹的面前,使他陷入两难之境,他抬头去看东皇玉的神情,淡漠之间竟然眉头微促,片刻就躲闪过去。

星座:

申公豹未敢再言,只平静站在原地。他此次来到这里,实际不是碧游宫主的指令,而是为了与那姜子牙斗法,并且他心知东皇玉修行尚浅,若遇姜子牙,一定原形毕露。

天蝎座

去往朝歌的路上,狐妖吞食了美人心,化身为有苏氏的女儿妲己,被人抬进朝歌王宫。

出生地:

“等姐姐当了王后,就会接我进宫,到时候一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我修成人形几百年,还未真正体会世人之乐。”坐在地上的姑娘伸出手掌挡住灼热的日光,指缝之间仍然流出丝丝缕缕。

宫城县仙台市

难得看见她的容貌完全暴露在阳光下,娇俏,清润,但却凄冷,她的脸像是一块寒冰,正在烈日下融化。

血型:

申公豹拂起道袍的袖子,替她遮挡日光,忍不住离她近之又近,在她耳旁道,“如果…你姐姐成仙了,那么你还愿意留在人间吗?”“申公你问这话…?”“我已无心再为仙了,待人间大劫一过,我想永远留在这里。”

O型

“我在修为人形之前,就在想怎样做一个人,我不知为何妖如此憧憬人类,他们残忍,自私,丑恶…可是人间却又是最美好的地方,正是因为太美好,每个生灵才不能清心寡欲。姐姐们一心修仙,我只想帮助她们完成心愿,我还要留在人间做人,成为各种各样的人。”

职 业:

她像是有些困倦,斜倚着一棵大树闭目小憩,一双眼帘微颤,连呼吸都是寒冷的。燥热的天气令人难耐,他就这么看着她,心中的悸动都仿佛要涌上脖子。

演员

“请问…”

毕业院校:

身后忽然传来人声,申公豹回过头去,见是一位碧衣妇人,发髻别着朵白花,应是丈夫过世不久。她约有三十余岁,眉梢细长得醒目,眼角带着几条深纹。那妇人见他身侧的东皇玉,不由得心神不定,语无伦次,“这位姑娘莫不是…断了气?”

日本大学芸术学部写真学科

“我睡时呼吸很浅,惊着这位姐姐了吧,”东皇玉睁开双眼,那妇人更吓得退后一步。申公豹正要对那妇人下手,东皇玉暗下阻止了他。

所属公司:

“不知道姐姐是要去哪儿呢?”

Stardust

“我是从外地来的,丈夫过世,我家中也没有亲人,只能来朝歌城投靠表哥,二位若知道如何进城的话…”“我们也想去城中,不如就同行吧,”东皇玉向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妇人才稍稍平复了方才的恐惧。

代表作品:

“我叫玉儿,这位是申公公子,还不知道姐姐的芳名呢,”玉儿挽着妇人的手臂,妇人颔首道,“我叫窈姜,时年二十有八,丈夫早逝,实在是使我苍老不少。”

兴趣爱好:

“姐姐,你真的很命苦。”

喜欢的食品:お菓子(日式点心和果子),蛋包饭
爱好/嗜好:棒球、单排滑轮、网球、贝斯

周围市集上的人飞快地穿梭着,妇人看着面前东皇玉的眼睛,像是整个人掉进去一般眼花缭乱。人流的速度越来越慢,直至完全停止下来,动也不动。

本乡奏多是日本新生代男演员,幼儿园开始就从事模特儿工作。出演的第一部戏是2002年由金城武、铃木杏所主演的《回归者》,饰演金城武的孩童时代。在2004年的《Moon
Child》中,本乡奏多则出演了GACKT所饰主人公的的孩童时代。05年与堀北真希合演的《我爱奇诺奥》是第一次主演的作品。2006年16岁时主演的《网球王子真人电影版》让人们记住了这张可爱的脸蛋,随后的《NANA2》更是让本乡奏多人气达到了一个新高点。2008年18岁的本乡奏多高中毕业,并主演了《正义的伙伴》。

“从现在起,你的灵魂就交由我掌控吧。”她的笑容与得到了鲜花的小女孩别无二致。

“你若想换,我把朝歌第一美人的皮囊还给你,”申公豹一把就要将她拉走,“我不愿!”她抬起枯黄细弱的手指,轻抚脸上的一条条纹路,竟然有些许开怀,“做美人无趣,我用这副皮囊过活更舒服些。”

她用买来的胭脂涂在唇上,就有人骂她不守妇道,丈夫过世便浓妆艳抹,旁边的道长必定是她的姘夫。申公豹就差上去捏碎那些人的骨头,玉儿仍是怡然自得,不予理会。

“今晚我要进宫去,看姐姐能不能认出我,”玉儿一个转眼,却见申公豹已经不见了,想来他一定是忍受不住,跑去物色新的人皮了。

逆着人流往回走,有个挑着担子的货郎撞到了她,连忙喊了一声,“让开让开!我要找先生算命!”“算命?”玉儿才发现不远处一个角落,挤着老老少少的很多人,“常听说人也可以修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好容易等到了位子,面前坐着的是一个满头白发,长须长眉的老人,虽然他穿得不甚体面,长得却真有一副仙态。

“妾身丈夫过世,想来算算姻缘。”玉儿伸出手掌,偏偏绕过了案上的纸笔,放在他的面前,老者看了半晌,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她不安分地用力挣脱,只剩下力不从心,“先生算命归算命,为何要轻薄妾身!”后面的看官们纷纷上来指责,“你枉活这些年岁,光天化日之下,连死了丈夫的女人都不放过…”

“妖孽,你敢找上门来,就别怪我不放你一条生路了。”他两指扣住玉儿的命门,她便动弹不得,随即被风火之势带去了朝歌皇宫。

时日已至黄昏,沉重的钟声响起,纣王才姗姗来迟,他坐在高台之上,怀中搂着化身苏妲己的九尾狐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底下的情景。

妲己微蹙蛾眉,娇嗔道,“大王,依妾来看,姜子牙这人不可相信,分明是位再寻常不过的妇人,怎么可能会是妖呢。”“姜子牙,你若敢戏弄孤和娘娘,孤可是要将你大卸八块的,”纣王听了妲己的话,很快就不再有耐心。

“回禀大王,这妇人乃是玉石琵琶精所化,我已经扣住她的命门,只待三昧真火一烧,她必定无所遁形。”姜子牙念咒引来真火,种下火种在玉儿身上,足足烧了半个时辰,玉儿体内寒气所剩无几,已然不能抵挡。

“爱妃你看,烧了这么久,那妇人的衣裳都没有烧着,果然是妖精变化的。”纣王觉得新奇无比,妲己的神色早已焦灼不堪,“大王,万一这只是江湖术士的把戏呢…”“她现原形了!”妲己向下看去,玉儿已经从妇人的身体里坐起来,被火烧得妖气乱窜,而那副空皮囊,在火中很快化为灰烬,可她不能够施法,不然姜子牙一定不会放过她。

这时申公豹才仓皇赶来,法术本已被他握在手心,但妲己示意他不要出手。他躲在城门后,眼中皆是熊熊烈火,玉儿拼死挣扎的样子狰狞可怕,她的脸逐渐地变成一块块玉石堆砌的雕塑,嘴里喊不出疼来,只有热气不停地往出冒。

随着三昧真火消失,地上只有一把翠绿的玉石琵琶,静静地躺在那儿,半点生机也没有了。

“姜尚果然有除妖的本领,孤今日真是大开眼界…”“大王…”看见妲己面上不悦,纣王没有再往下说,“爱妃这是怎么了?”“妾见这把琵琶如此精致,想要带回宫去,为大王弹奏。”妲己伏在纣王的肩上,悄声说道,“姜子牙乃是浪得虚名,不需要给他太多赏赐。”

申公豹立在街头,原本繁华的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姜子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申公师弟。”

他没有回过头,一双眼珠从脑后长了出来,凶恶地盯着姜子牙很久,还未等其上前一步,就消失在黄昏之中。

申公豹本属神族,只是族中有同姓人与妖苟合私通,从此这一姓氏被永远地烙上印记。他一心修仙为雪耻奇辱,拜入元始天尊门下,却处处被姜子牙打压,离开昆仑山后,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与姜子牙斗个高低。

如今他没去招惹姜子牙,姜子牙竟先一步打得玉儿现出原形,听着妲己拨弄丝弦的沉闷声响,他不禁愤恨不已。

“他害了玉儿,又来害我,说朝歌宫里有妖,贴了道符,差些要将我魂魄震散。”妲己的半边脸庞已经露出狐狸本相,靠着法术才能遮掩过去,“你把玉儿给我,我要去求碧游宫主救她。”申公豹无心理会,伸手就要去抢妲己手中的玉石琵琶。

妲己怒斥道,“申公大仙,玉儿修为很浅,如今又奄奄一息,承受不住天上的仙气,她只有重新开始修炼,几十年后,方可醒来。”“你根本就不在乎她会不会醒来,”申公豹覆手上去抓住妲己的手腕,五根修竹般的指节忽然变成豹爪,锋利的指甲戳进细嫩的皮肤,“把玉儿还给我。”

这时仓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妲己很快拔下头上的发钗在手腕的指洞上划出一道血口,十分醒目地衬出皮肤的雪白。

“妲己!”纣王见到此景慌乱得手足无措,连忙过来搂住了她,“你怎么做出这等傻事?”“大王…妾实在生不如死,恐怕以后…不能再侍奉大王左右了。”妲己脸色已经苍白,说话也无力,偷偷给申公豹示意了一眼。

他只好恭身一拜,“启禀大王,苏娘娘乃是女娲情魄转世,冰清玉洁之躯,有人在宫中放置了不干净的东西,才令娘娘圣体有恙。”

“仙人若能治好妲己,孤就封你为我大商国国师。”

时间匆匆数月,申公豹已在朝堂手握大权,姜子牙不愿受其摆布,毅然投奔了西岐。摘星楼成,酒池肉林寻欢,纣王虽宠爱妲己,但却做不到专心一意,更想要实现他异想天开的心愿。

于是妲己为了讨其欢心,找来数百狐妖假扮神仙,最终被丞相比干识破,一把火差点儿将轩辕坟烧尽。

妲己的寝宫依然灯火通明,笑闹嬉戏声不绝于耳,纣王酒也喝足了,双手搂住两位美人,低头吻了吻妲己的耳垂,“还是爱妃对孤王尽心,带来这么美貌的姐妹。”“喜媚妹妹能够成为大王的妃子是她的福气,”妲己言谈之间,忽然瞥见申公豹的身影,示意了雉鸡精,便悄悄尾随过去。

申公豹走进了宫中一处偏僻的宫殿里,那里几个月前还是位贵人的寝宫,只是突然闹了鬼,宫里没有一个活口,申公豹对纣王说这只鬼很凶煞,只能封印在这处宫中。

但宫里一定是没有鬼的,妲己不说破,是因为她不敢去管申公豹的事。

殿中并没有灰尘,反而还被装饰地很舒适,一盏长明灯照在里面的浴池上。花香,药香,纷纷袭来,但对于做为妖的妲己,先闻见的,还是人血的香味。

申公豹挽起衣袖,探手伸进池中,逐渐捞出来的,竟然是玉儿的真身,上面裹着浓稠的人血,在不断地下落,灯火照在他的手上,那只手慢慢抹开玉石上的血,将它揽进怀中。

“玉儿,我感受到你的生命了,你很快就会醒来的,别人不救你,我救你。”

“申公豹!你杀了那么多人,女娲娘娘会怪罪我们的!”妲己冲上前去,前方忽然一片空白,申公豹的声音已经在背后响起。

他站在暗处,脸上挂着血痕,“我不想争抢,可姜子牙他偏要毁掉我珍惜的东西,为了救玉儿,就算是每天杀掉一个人来养护她的神元,就算是永世为妖,也在所不惜。我相信她也和我一样地恨,恨这些道貌岸然的人类!而你呢,你就真的甘心,不报比干灭你全家之仇?”

“我……”

申公豹挑起嘴角,知道她已心中有数。

次日一早,宫中就大肆传扬妲己心口绞痛,如果没有比干的七窍玲珑心救治,只剩下死路一条。纣王则为救美人性命,亲自下令剖开自己皇叔的胸膛。

妲己扬手将那颗心脏扔进了血池,“他这颗心,还算有些用处,玉儿吃了以后,不出几日就会醒来,只是要变回人形,还需要些时日。”

“天下之局,大势所趋,我们已经不能回头,不如你还是回轩辕坟吧,待我找姜子牙报完仇…”

“申公大仙,”妲己不等他说完,就先跪在了地上,“小妖想恳求你一件事。”“何事?”“我想求你,和我一起护住大王的江山。”她抬起眼来,眼中竟有滢滢泪光,说罢她又不断地叩头,“大王是真心对我,我不想害得他一无所有,我不想回轩辕坟,我知道…女娲娘娘要他死,可是他只是…他只是无意冒犯娘娘的……”

这真是一副美人的身骨,哭起来梨花带雨,令人心颤。

“你是妖,他若有一天知道了…”他又是自嘲一声,“你一定顾不了这么多了,好,当做救了玉儿的回报,我帮你。”

“申公?申公!是你吗?”

忽然微弱的呼声出现,继而越来越清晰,血池平静的表面开始有波纹泛起。申公豹跑过去跪在旁边,双眼迫切,狰狞出丝丝暗红。

“是我玉儿,是我,你别怕,我一定会救活你的。”

她似乎还不能完全地看见听见任何东西,只是自顾自道,“我要报仇,我要杀了姜子牙,我要报仇,我要报仇……”这声音幽幽传上来,一直回荡很久才消失。

“玉儿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报仇。”

一连数月,申公豹每天都会杀一个人,取血来给玉儿,眼看商国节节败退,玉儿报仇心切,他表面平静,心中却焦灼无比。

“申公师弟,来找我有何贵干?”

“子牙师兄,你当日烧死我一位至亲,如今我想来讨债,也杀掉你一位至亲,相信你不会拒绝吧。”

“你何时跟那妖孽打上了交道?你别忘了当初来昆仑山拜师学艺…”“你只应或不应,以前的旧事,我不想提起,”申公豹的手中拂尘,变成了利剑一把,架在姜子牙的脖子上。

“老夫已无至亲,你要杀谁?”

“我要你拿姬发的命来偿!”

“武王取商,乃是天命,你违抗天命,这么袒护朝歌城中的妖孽,就不怕天降下罪来么!”言谈之间狂风骤雨大作,姜子牙原本端正的五官变得扭曲,双手抓住剑刃,手上却没有一滴血,“申公师弟,别找了,大王已经被我送走了。”

风雨一停,面前的申公豹化为了一阵风沙。真正的他站在姜子牙的身后,“你果然是只狡猾的狐狸。”“申公师弟,回头是岸。”

他没有回头,把这句话抛在耳后。

回到朝歌城的那晚,他抱着玉石琵琶,躺在大殿的地上。一双眼睛半睁着,眼睫之下,深邃的星辰,窥而不可测。

风吹进来,吹开了没有闭紧的窗户。

忽然,怀中的琵琶开始散发出浓烈的妖气,幻化成一座玉像,玉石片片掉落成灰,玉儿沉睡的模样如梦似幻。

“玉儿!”

她睁开眼睛,从前的漆黑眼珠,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微张着好看的红唇,细白如贝的牙齿寒冰一般凛冽。

“申公,那天你到底去哪儿了?”她的声音很虚弱。

“我…我去给你找人皮了,”他抱着玉儿的身体,话中带着浓浓哭腔。“那你…为什么不来救我,”“我…”“你不是说…要跟我永远留在人间吗?”“玉儿,对不起。”他看着面前这副陌生却美如罂粟的容颜,吻上她冰冷的唇瓣,颤抖着流下眼泪,眼泪蔓延下来,浸透她的脸庞。

怀中的人半点也不为所动,像是没有生命一样。当她站起来,披上好看的人皮,换上干净的衣裳,又变得更加陌生。

“姐姐在哪儿,我要见她。”

她的眼神里,涌动着殷红的巨浪,被掏空了所有的天真烂漫。转身离开之后,申公豹竟没敢追上去。

“贫道自幼修行,本与王后娘娘缘分深厚,只是如今妲己姐姐进宫来,我们不能时常相见了。”玉儿虽着道袍素衣,低眉颔首,仍旧动人,纣王见着眼前美人伤心,心中不忍,“既然仙子来了朝歌,那就留在这儿,你们姐妹也能不分开了…”

“玉儿!”妲己面带怒色,一把过来拉起她的手,但见纣王在此,只得收敛,“你怎么来了。”“妲己姐姐,大王已经答应我留在宫中了,以后我们…”“大王,玉儿妹妹是带发修行的仙人,留她在此,怕有不妥吧。”妲己实难想到,纣王没有听进去一字半句,“修仙哪有这王宫自在,孤王已经决定,封仙子为玉贵妃,你们很久没见了,先叙叙旧,晚上孤王再来看望贵妃。”

纣王走后,妲己狐相毕露,扼住玉儿的脖子,“你疯了吗东皇玉!为什么要来抢我的东西!”

“当日我被姜子牙擒住,你见死不救,我不与你讨债,但我要借纣王的手杀掉姜子牙。”

妲己松开了手,只见玉儿的脖子上依旧洁白胜雪,她现在像是一座冰雕,不论如何敲打,都不会再有知觉了。

“她没事吧?”

“她喝下了太多人血,被那些人的七情六欲吞噬了本心,虽然是活过来了,但怕是回不到从前的样子了,你后悔吗?”妲己反过来问申公豹,申公豹很久没有说话,半晌撂下一句,“只要她活过来就好。”

申公豹站在殿门外面,听着玉儿的欢笑声,这笑声是用来取悦别人的,远不似从前随心所欲的开怀大笑。

“我好想留在人间啊,”她醉得满脸通红,纣王在那幼嫩的脸颊落上一吻,“以后跟着孤王,永远都不用离开了。”“不,”玉儿推开了他,脑袋还是昏昏沉沉,“我要离开,我要去找你。”

眼看美人真的飞升起来,纣王连忙抓住了她,将她一把拉下来,却撞翻了亮得刺眼的烛台。

“孤王就在这儿,你喝得太多了。”

她躺在地上,模模糊糊看到火光,在那个角落晃动闪烁,烧着了床幔,顿时起了不小的火势。

“火!”玉儿艰难地爬起来,踉跄走了几步,又因为喝得太多而摔倒,纣王过去抱住她,也被她推开,“救命!救命!救我…我不要被烧死,我不要被烧死…申…”她口中竟会再吐露出他的名字,毫不犹豫。

申公豹冲进来,施法灭了火焰,但面前一片狼藉,还冒着暗黑的烟雾。他想要过去抱住玉儿,但又不敢,只能站在那儿看着她。

后来纣王便让玉儿搬到了摘星楼的最高层,那里月色充盈,就算是夜晚,也如同白昼。她也成了纣王养的宠物一样,没有人再能够看到她。

纣王不去看她的每一晚,摘星楼的上面都会传来凄楚的歌声。很多侍卫把手门外,对于申公豹来说,这不是阻碍,可他知道玉儿不会想见他。

当真兵败如山倒,姬发已经兵临城外,次日就要攻进朝歌。纣王的气数已尽,众叛亲离。

“大王,你相信妾一次,妾今晚就去杀了姬发。”妲己跪在他的身边,已是满眼含泪,“不行!孤王怎么可以让你一个弱女子以身犯险。”“妾跟喜媚妹妹都通晓一些法术,请大王让我去吧。”妲己再三恳求,一旁的胡喜媚只嗫嚅问道,“那玉儿怎么办?”

“喜媚,你先下去,孤王有话跟妲己说。”纣王举起酒樽一饮而尽,遣了喜媚,纣王才道,“爱妃,自从你进宫以来,孤王做了很多令你伤心的事,害你生病受伤,没有全心对你,如今又要让你跟孤王一起遭受亡国之祸,”

孤王知道,喜媚胆小怕事,玉儿心里都是申公豹,孤王还是自私地把她们留在身边,你也为此难过很久。孤王也知道,你们姐妹三人并非常人,你不是什么女娲情魄转世,但就算你是妖是魔,孤王心里边儿都是爱你的。你…快去快回,如果你回不来了……

他声音有了些哽咽,在没有烛火的光昏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如果你回不来了,孤王会去陪你下地狱。

“大王…”

“我陪你去。”

申公豹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还要杀了姜子牙,给玉儿报仇。”

临别当晚,申公豹去摘星楼见到了玉儿。她憔悴不少,眼神怨毒,像个漂亮的鬼魅。

“为什么一直不走,明知道外面的人根本困不住你。”

她慢慢地将脸上的乱发移至耳后,笑得獠牙毕现,“我当然是等姬发来,然后杀姜子牙了。”“我会帮你杀了他。”申公豹一步步走近,走到她身前却被她喝住,“你不要过来,我不想你看到我这样。”

“玉儿,见你的第一面,我就无比喜欢你,怕你有危险,我才跟你去朝歌,哪怕为你沦为妖道。我没能保护你,害你受了那么多苦,但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找你…”

你还愿意跟我一起,留在人间吗?

她没有答话,但见她背过身去暗自抹泪。

过了很久才道,“我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啊。”

他豁然一笑,伴着眼泪流下来。

时间过得很漫长,直到第二天的晚上,周兵大举攻入王宫。纣王知道他输了,妲己被姜子牙斩杀,狐狸真身现形,百姓们放肆辱骂,声音都传进了王宫里。

纣王终于来到他藏满珍宝的摘星楼,一把火烧了个精光。他在死的那一刻,都没有想到玉儿还在摘星楼上。

火势一层层蔓延上来,只见几个宫女们仓皇失措,大声地喊着,“玉娘娘,您快逃啊!再不走,就没命了!”

“申公还没有回来,我要在这里等他。”

火越烧越大,由心而发的恐惧越强烈。原来作孽多端的人,真的会不得善终。

我们都变了,其实我不再想一辈子在人间游荡,哪怕是回到轩辕坟去,睡在棺材里,只要是跟你一起,我都是甘愿的。

她就此刻的微弱法力,根本不能抵抗这样猛烈的火势,火烧过来,将她淹没在一片血红之中。

申公豹敌姜子牙不过,落败而逃,却被元始天尊擒住,将他置于北海一角堵泉眼。

姜子牙带着玉儿的尸身来见他。

“申公师弟,爱是世间最不可估量的东西,它能让人成仙,也能让人成妖。不枉你们真心相爱,即使她不能够再修炼成人…”

“放下玉儿!”

他淌过冰凉的海水,溅起浪花,扑湿了他整个人。他夺过玉石琵琶,紧紧抱在怀中,“我跟玉儿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

“还是执迷不悟啊。”

姜子牙只身离去。

水面平静下来,他怔怔地望着水里自己的这副相貌,还是如当年一般如山如水。只是疲惫的眼窝里,再也不会映出那个姑娘的脸庞。

你是照亮我的第一颗星,可最后就连你,也不再在我的生命中闪烁。

只剩下我一个,寂寂独活。

                                                    完.

【写完之后的话】:最近听了《一番星》觉得这个日语填词很不错,莫名煽情不少,这篇的两条感情线,都还比较喜欢,最后才发现忘记给喜媚加戏份,23333原谅我真的无暇顾及她。这是个一年多前的梗,本来是没打算写这么完善的,所以下一篇又不知道写什么好,莫非要开车欧阳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