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丰富你的内在,外在I can help you

  胖子
   我总有一个清晰却可能不靠谱的认识,除了生理性的精神病患者,其它类型的精病神患者其实是被周围环境逼成精神病的,面对不断来自于世界的恶意侵袭无路可走的情况下选择了用自我的精神毁灭来逃离,也有一部分人选择去对抗和毁灭世界,我想他们大多数都是想安静而美好的生活的,在一切的最开始,每个人可能都在心里或者诉诸于于口一句“I
need
help”,电影里胖子对小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觉得之后会是个悲剧,面对无法解决的处境像世界求助是最正常的办法,然而世界却没有回应,小丑的帮助并没有根本上改变胖子的处境,世界的机器一如既往的冰冷的运行着,对胖子来说,要么被碾过去,要么跟在后面,胖子选择了第三种,杀死了教官,杀死了自己,教官死的很无辜,我更愿意就这个满足黄色脏话的家伙继续一批新兵一批新兵的骂下去,但在胖子的世界里,教官意味着带来所有一切他不愿忍受的东西的人,是世界对胖子自我的侵袭的代表。
越南小姑娘
影片里出现了两类越南女人,战场出现之前的妓女和战场结束时的小女孩,按照弗洛伊德所说,人对抗死亡的方式有两种,自杀和繁殖,那么杀人和嫖妓为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前两者属于本能,后两者属于文明,美军发动越南战争,小女孩拿起杀戮的武器这背后都有很多原因,大兵们和小姑娘都不一定清楚为什么要杀死彼此的原因,大兵们心甘情愿的被训练成天生杀人机器,小姑娘的一切都不得而知,但我想她在杀第一个人之前肯定对世界说过“I
need
help”,但是世界并没有回之以“OK”,后来他们都拿起枪要杀掉对方,并认为为自己是正义的,作为个人来说,如果我处于这样的境地,我肯定会属于一方,而抱着正义去消灭另一方,但是如果有一个高等生物俯视着我们,一方面他可能会被这当中的一些个人所打动,另一方面他肯定会说着愚蠢,因为两种截然相反的正义相遇,结果只能是无意义的消耗,就像我们现在看历史上一次又一次重复过的事情一样,然而这一切作为部分动力推动了历史马车的前进,总觉得“文明”这两者字其实一点都不文明,表象之下全是血淋淋。

看到第八集,特别难受。

2018年3月12日 00:20p.m.

图片 1

图片 2

虽然到现在都还没办法猜到Jack是怎么死的,但是三个人中间,对Jack的死最不能释怀的一定是kevin了。每每看到他酗酒,就想到Jack的酗酒。某种程度上,kevin是最像父亲的。在别人眼中,他太成功,太完美了,就像别人眼中的Jack一样是完美的。但是,谁不是一身伤痕地成长呢。

目标:在五月份底纯收入4万元

你是一个主创,搜集了针管笔、钢笔、马克笔、彩铅…一切能画草图的笔,你大部分处于亢奋状态,睡觉做梦都在构思着,有时候突然爬起来,把梦画出来,然而第二天起来却又看不上眼,你不屑抄袭别人的方案,却又不自觉影响着你,其实你在找助手去深化建模的时候,自己心里也还是不确定这个方案,work不work,长此以往,身体有被掏空的感觉……

这一家五口人都是。Rebecca和母亲的糟糕关系+后来和kate的糟糕关系;Jack和父亲的糟糕关系+酗酒;Randle的身世+Willam+养女;Kate的肥胖+失去孩子;还有kevin。故事还在一直发生,所有人都还在经历不可预知的难过,像我们每一个人。

种子:帮助他人成功的种子,给予别人金钱时间和陪伴的种子,慷慨大方的种子,满愿的种子

kevin看到深夜快要不能控制自己的父亲给戒酒互助会的人打电话、跪在地上祈祷,忍不住哭了。那感觉我也经历过,又心疼,更多是害怕。那个高大的、无所不能的人,此时是无助的。

土壤:恩田(父母),悲田(护生群),敬田(格西上师)

他把自己关在酒店房间一周,保洁员过来敲门,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门打开了,我甚至认为这是欣喜。我也有把自己关在家里一周的经历,没有接触任何一个人,连工作的微信都不怎么来。终于要踏出门的那一刻其实是害怕的、是犹豫的。但是真的置身于人群中的时候,又有活过来的感觉。之后再次厌倦、想躲起来。

图片 3

他站上领奖台,觉得自己不配领奖,真挚地。他不是别人眼里的明星,他是自己眼里连疼痛都处理不了的人。下面的人喊着“我爱你”,他说你们不要爱我。有人说kevin真作,每一个人都爱着他,他是在自找苦吃。我想对这么想还这么说出来的人说,你最好不要经历到这种感情。

Master MichaelRoach Geshe

Sophi是爱他,但是爱的是一个相对积极、向上,可以在未来成为互相依靠的人的他;Kate也爱他,爱的是那个可以听她倾诉,可以依靠的他;粉丝爱他、校友爱他,每一个人都爱他的积极面,但是处在黑暗中的那一面,却没人愿意全盘接受,他们甚至否定。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在护生群捐助5元,和大家一起拯救孩子们的生命。这是我坚持了40多天的事情。作为一个还未经过切割的钻石人,我知道还有很多需要学习。不管如何,学到一点我就要践行到底。

他全部要一个人承受。

+今天是我第二天听课。跟昨天一样在听课的过程当中,我积极的配合老师的课堂活动。下课后我积极地帮助身体不舒服的老师擦黑板,帮忙倒水。

他跪在草坪上,大喊“I just need somebody to help
me“,他不知道这个人可以是谁,药和酒精便是暂时的止疼片。

+当有掌握不太好的孩子,我会协助老师的工作,帮忙补习,并给孩子鼓励。我很开心看到没自信的孩子突然很积极得参与课堂活动。

不是每个人都坚强,如人敏感便会承受更多,就像每个人的痛感也不是同样的标准。我常会接到电话,有时对方说“如果你都不接,我可能就要杀了我自己了”,有时对方说“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些朋友几乎平时都不太跟我联系,他们有好的事情不会第一个跟我分享,有好玩的故事不会第一个跟我说,甚至他们的日常,我都不太能知道。但是他们会在绝望的时候找我,是因为我绝对不会说出类似“这有什么大不了”这种话。

+帮助学校的老师仔细检查学生的作业,并给孩子们都做了引导和指正。我能分担老师们一半儿的工作了。

只是我好像也还没能找到我自己的止疼药。

+看到老师们下午工作很累,上课前要做很费力量的warm
up,我主动上到讲台,给孩子们教一段歌曲,气氛一下就起来了。我最后献唱一曲,本来很累的老师被我逗得瞬间有了力量。

但是,这个剧让人欲罢不能的地方,还是所谓“鸡汤”啊,那些我们羡慕的、想要的、毕生在追求的情感,他们都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你了呀。

+中午和一同事一起吃饭,回到工作的路上,遇到了一位化缘的师傅。我毫不犹豫地捐助了零钱。我同事看到很惊讶,说你怎么会捐助佛教徒?我明白他的疑问和困惑,甚至是惊讶和对我的评判。我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对他笑笑:她需要帮助,我就给予。他依然不依不饶,继续问同样的问题。我还是没有任何解释,我还是笑一笑:她需要帮助,我就举手之劳帮助一下而已。他依旧困惑不已。。。

kevin躺在病床上,Jack摸着他的头说你是我的number
one,是我的purpose的时候,我真的眼泪又止不住哗哗的。每一个人,Pearson家的每一个人都互相为对方制造过这样的瞬间,甚至Toby、Willam等等,人还是因为爱活着。如若不是这些话、这些拥抱,我们可能真的只能跪在草地上呼救,直到死去。

愿所有的好种子都回向于我的财富目标,我的小伙伴们的事业目标以及健康,愿健康回向于我的家人以及我爱的人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每天都要取名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4

我爱你!没有你,我真的不想拥有一切了。所以,你要好好的。悲伤的时候,多想想我,跟我多多联结一下,能不离开我就不要离开。我的二只为让你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