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り坂、下り坂、まさか。

图片 1

人生には、三つ坂があるんですって。上り坂、下り坂、まさか。

进入专题: 梅兰芳
 

晚,日本国宝级歌舞伎大师坂东玉三郎先生来到本部大礼堂发表演讲,并与我校师生面对面亲切交流,畅谈昆曲表演和艺术理想,这也是他第一次走进高校进行专题艺术讲演。我校副校长张学光、苏州昆剧院院长蔡少华、日本东京大学特聘教授靳飞参加了本次交流会。图片 2

《四重奏》大概是这2年唯一一部打动到心里的电视。

关注 242

“我的喜欢 可能就在某处飘飘荡荡 有时候会稍微认真努力一下
比如不得不清清楚楚写住址的时候,撑着扶梯下楼的时候,害怕做错公车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把鸡蛋放在篮子里的时候,穿着白裙吃napolitan的时候。这些点滴之间,那个人总是会浮现,那样的话就会稍微努力一些。就是这种,几乎忘却了喜欢的感情。”

章诒和  

张学光副校长首先致欢迎辞,对各位嘉宾尤其是坂东玉三郎先生的到来表示欢迎和感谢。他说,坂东先生来我校为广大师生讲演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这次交流必将增进苏大学生对日本艺术和文化的了解。张校长最后预祝坂东先生的中日版《牡丹亭》演出获得成功。图片 3

之前也有一些电视很好看,但是只是停留在好看,看的过瘾这样的阶段。

献吻 0

– “我尽量不会让自己喜欢别人了。因为对方喜欢我的概率会出奇的低。”

图片 4

“请允许我坐下。”在讲演开始前,坂东玉三郎先生礼貌地说。在讲演中,他讲述了自己与昆曲结缘的过程,向同学们回忆起当年他观看昆曲表演大师张继青演《牡丹亭》后的惊艳,对昆曲的迷恋,以及此后产生的演一次昆曲的愿望。谈到学习昆曲时,坂东先生说苏州话很难,幸亏自己不懂普通话,这样学起来稍微还方便点,接着他风趣地说:“在排练的时候,我喜欢和不会说苏州话的人在一起,这样我就和他说苏州话,我很开心。”这句话引得众人开怀大笑,现场气氛顿时放松不少。坂东先生灿烂的笑容和富有魅力的讲述让大家感受到这位大师的随和与幽默。图片 5

走进心里的,愿意再去看的。上一部是《倒数第二次恋爱》

献花 0

– “你还挺了解你自己呀”

  

在接下来的互动环节,很多同学都高高地举手想和这位国际大师亲密交流,全场气氛又一次掀起高潮。同学们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坂东先生都认真思考并一一作出回答。回答完毕,他总会问一句:“这样的回答可以吗?”让大家感受到他对听众的尊重和重视。坂东先生说,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大师,也不是为了成功而成为演员,每当演出结束谢幕时,他的观众的表情才是对他最大的鼓励!坂东先生和现场师生的交流在一种聊天式的氛围中持续了近一个小时,交流不仅极大丰富了同学们的知识、扩展了同学们的视野,同时更让我校广大师生领略了一代艺术大师的风采。交流结束后,坂东先生说:“苏州大学的学生太热情了,我很开心。他们真的很爱艺术,也很懂艺术,我感谢他们。”

然后下来就是这部了。

大坂志郎

– “正因为太懂才造就了我这样的性格”

  我于今年三月下旬赴日。除了座谈、演讲以及接受传媒采访以外,自然是樱花,和纸,煎茶,神社,新干线,金阁寺,二条城,居酒屋,枯山水,浮世绘等等了。人尚未离日,便有人来问:“此行收获如何?”

坂东玉三郎先生此次来到苏州,主要是为了参加本月13日在科文中心举行的中日版《牡丹亭》演出,他将在剧中扮演杜丽娘。作为日本歌舞伎最著名的“女形”演员,他1957年即登台演出,被誉为是“日本梅兰芳”。此次演出集结了中日两国的艺术精英,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忘了是哪一集,卷和小雀说起在外面吃饭刚好遇见老公和同事也在那里吃饭,然后犹豫着要不要去打招呼,如果去打招呼会不会不方便,就没去。

英文名:

  我答:“收获可概括为‘三幸’。一有幸结识日本学者和在日本工作的中国朋友;二有幸欣赏坂东玉三郎的《牡丹亭》;三有幸参观东山魁夷百年诞辰的画展
。”

然后听见了老公说 是喜欢但是不爱的话语。

性别:

  如此三点,对方多少感到有些意外。其实,有这样的感受,自己也意外。限于篇幅,我这里只说坂东玉三郎。戏票于一个月前便预定妥帖,演出在有名的京都四条南座。进得剧场,水红灯光洒满水红色丝绒沙发,一派华艳;观众衣冠齐楚且举止端庄,气氛安谧。不乘想,这位日本“国宝级”歌舞伎大师是用汉语演唱(伴以日文字幕)。半场演下来,我已是眼泪汪汪,惊叹不已又感叹万分。惊叹的是他把一个中国古代青春少女杜丽娘从活唱到了死;感叹的是他把已死的梅兰芳精神复活在东瀛。

看到这里被触动的点是,看见自己的老公还有啊可能打招呼不方便就算了吧这样的考虑。

  汤显祖笔下的杜丽娘,经过无数艺人的不断塑造,已经趋向稳定。到了梅兰芳以及指导坂东玉三郎表演的张继青那里,昆曲《牡丹亭》的搬演则基本满足了观众对她的完美想像。我想,坂东玉三郎扮演杜丽娘的神奇和成功,完全是这位日本歌舞伎大师尊崇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和表现。而自觉维护中国艺术的经典与精髓,才使他得心应手地做到艺术美感与文学涵义的统一。全剧从头至尾、举手投足皆可看出坂东玉三郎对《牡丹亭》心存虔肃。这虔肃不仅使一个名伶在进入角色时能恪守规则、兢兢业业,也使得他在创作的前前后后保持着自制与谦恭。当他一次次鞠躬向观众致谢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坂东多么像当年的梅兰芳,比梅葆玖还像。是的,当艺人对传统文化的虔悚完全凝聚于心,敬诚和崇拜也就成为了自觉。人家完全不需要像我们这里天天高喊“爱护经典”和“抢救传统”的口号。所以,我返回北京,就毫不犹豫地对朋友说:“梅兰芳的精神在坂东!”艺术世家出身的他勤习纯化,一生靠本事博取名位。这原本很自然,如今到了我们的演艺圈已然是值得颂扬和深思的事了。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日语中心遣い。

民族:

  数百年的时间,中国戏曲由孕育形成到蔚然大观,创造了那么多的表演、音乐、舞蹈、服饰的程序,造就了那么多的艺术家,编创了那么多的好剧目,从而形成了一个无所不包却又和谐完整的戏剧体系。这其间仿佛有个无形的力量在那里不断地推动、调和、淘洗、熔铸,使中国戏曲按照时代的眼光,观众的情趣和美的规律去丰富、完善和提高。清末,代表着中国戏曲最高水平的京剧,被这个无形的力量“制造”了出来。民初,既代表着舞台艺术发展最高水平,又代表着中国戏曲体系的梅兰芳,被这个无形的力量“推举”出来。这种无形的“制造”和“推举”,包含着多种因素。其中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是无数能人、高手都无条件地把自己的眼光、独到的智慧和强大的财力输送给梅兰芳,恰逢梅兰芳本人又是个绝世天才。在这个天地里,梅兰芳是艺术的主宰。台上是中心,台下也是中心。试想:当梅兰芳登上舞台,那清晰流畅的道白,多愁善感的表情,圆润婉转的歌唱,妩媚多姿的舞蹈,连同十万大洋的全堂行头,都附着在他一个人身上,而他又只是在描绘着一个女人形象并述说着她的人生际遇的时候,你能不激赏痴迷吗?现在,这个无形的力量明显地体现在坂东玉三郎的身上了。相反,在我们的演员身上则很难找,尽管他们也有了知名度。

想起自己在学生时代(高中和大学),每次遇见喜欢(单恋)的那位男孩子,总是会冲上去打个招呼说几句话。

身高:

  一个瑞士女记者曾问我:“你们不是也有票房价值很高的艺人吗?”

从来没想到对方是不是方便,场合是不是适合。中间也有看到对方闪躲的时候,那个时候只顾着暗自伤心去了。

生日:

  我说:“不错,是有票房价值很高的艺人,如于魁智,但于魁智不会创造。”这话恐怕需要加以解释——不是于魁智不会创造,而是我们没有教他如何创造。我们的学校是在培养听话的孩子,是在搞取消个性的驯化教育。艺术学校则是在“批量生产”演员。出了学校到了剧院,演员的艺术再好,哪怕封你为“表演艺术家”,你也不是中心。中心是各级领导,身边更无智者和高级专业人士专为你编剧,专为你谱曲,专为你制衣,专为你筹划。剧院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为了艺术,而是为了获奖,特别是政府奖。似乎我们的艺术体制,总是在和艺术规律对着干。要知道获奖很容易,而“三年出个状元,十年出不了一个唱戏的”啊。我常说:戏曲是彻底完蛋了,因为没有人。这里的“人”,不是指国家一级演员,是指角儿,大角儿,像中国梅兰芳,日本坂东玉三郎那样的艺人。

只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才体会到那是多么冒失的事情,自私,莽撞。

1920-02-14

  戏剧实践表明,艺术改革在实质上当更加注重中国戏剧精神品格的塑造和思考,戏剧功能的发挥应更加注意对人们情操的陶冶和铸造。看坂东,想梅郎。无论是梅兰芳还是坂东玉三郎,之所以享有永久性的艺术声誉,其奥秘就在于他们能极大地保留传统艺术的古典精神和美学形态,在审慎的变异中寻求与现代人的情感沟通。话说到此,中国戏曲六十年间何以迅速衰亡的原因,就十分清楚了。

非要总结的话,大概只能说是青春吧。

体重:

  坂东玉三郎很快要来北京了。从5月6日到15日,一口气连演十场《牡丹亭》,剧场选在在古色古香的湖广会馆。我有一张他身著玄色长衣立于会馆舞台中央的照片。孤零零的,很美。他不演戏也美,这也很像梅兰芳。

第7集,将小雀喜欢别府,然后撮合别府和卷的这一集。

生肖:

  

小雀满满的眼神里都是洋溢着喜欢啊,甚至都能感受到喜欢溢出了屏幕。

  2008,4,10于北京守愚斋

如果说演技的话,大概这就是吧。

国籍:

    进入专题: 梅兰芳
 

窝在沙发上看这一集的时候,被电视的剧情勾起了当年长长的单恋。

日本

图片 6

对于现在马上就要结婚的我,感情幸福。所以几乎都忘了单恋是什么样子的一回事,只记得有这件事但是却忘了当时的心情。

星座:

本文责编: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data/185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又被勾起来了,啊就是这个样子的。就是这个眼神,就是这种心情。

水瓶座

小心翼翼却又故作轻松。

出生地:

我喜欢这部剧。

秋田县能代市

血型:

职 业:

演员

毕业院校:

所属公司:

代表作品:

大坂志郎,出生于秋田县能代市,早稻田大学中退后,成为“新筑地剧团”的研究生。之后,曾在当时的满洲鞍山市的昭和制钢厂就职。1942年,进入松竹大船摄影所。翌年,凭借吉村公三郎执导的《开战前夜》,正式出道。1946年,因在日本首部有接吻情节的电影《二十岁的青春》中,与几野道子接吻而受到瞩目。1952年,在小津安二郎执导的《东京物语》中,出演最小的弟弟一角。1955年,与川岛雄三导演,一起转移至日活公司。很快成为银幕中的重要角色,但石原裕次郎的迅速崛起,大坂后来在大量主流动作电影中,多半出演重要配角。1989年,因食道癌逝世,享年69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