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让子弹飞一会儿

“让子弹飞一会”,这句台词,电影里的姜文说了两次。

一直以为姜文就是鬼才导演,这部影片还是有点剑走偏锋的味道。紧凑的情节加上幽默的对白,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影片里的精彩对白,可谁又会了解姜文呢?故事里处处可见的隐喻,加之不同的桥段,比如血腥滴、情se滴,整个影片看下来是轻松而带着些反思的!

电影观后感。有剧透。

 12月16号中午一点,我骑着栏目组刘哥的小电驴去中影今典影城买到了晚上八点十分的《让子弹飞》的票,可惜座位只有最前排的了,我特意选的长沙最大的电影厅(就我印象中长沙王府井影城和万达影城都有座位超过三百的,但中影是比他两个都要好的),吃饭那会都要排队买票,《让子弹飞》让我多虑了,我怕这次《让子弹飞》会像去年12月18号上映的《十月围城》一样,在质量上算是中国国产片最牛逼的,但是在票房上不是很给力,就像我一个哥们说的:“一些电影都不讲究质量了,只讲究怎么抓钱了。”

       如果把《让子弹飞》当做一部电影看,我不怕激怒100个里面99个为其喝彩叫好的,它是一部烂片。充满了好莱坞的陈词滥调,笨拙的展现个人英雄主义,蹩脚的黑帮片西部片路子,再加上廉价的噱头。现场观众99%的笑点让我不知所以。我看得忍无可忍,几乎要拂袖离场。

最近在读报纸,有一篇对姜文的采访,他说,他拍的前几部电影叫好不叫座,正如电影里的台词一般,这部电影,飞了一会击中目标。

看完这部电影以后,感受很多,于是随便写写,相当于小学生写读后感。

    期待这部电影太久太久了,所以免不了会带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去赞扬这部电影,前几天我惊奇的发现最近几期的《南方周末》连续用三期文化专栏谈论电影,陈凯歌的《赵氏孤儿》,姜文的《让子弹飞》还有葛优的专题,我想到了年末也该对贺岁档电影来一下彻底的关注了。我为什么喜欢《赵氏孤儿》,除了它本身电影质量不错外,我看到了陈凯歌的访谈,知道了他在想什么,想要表达什么。最近我总是在想,构思一个故事不是很难,写几个人物也不是很难,最难的还是得知道你要表达什么,你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这才是一个导演该干的事情。我对姜文一直很偏爱,除了他是国内唯一一位很有力量的导演外,我觉得他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大学期间,图书馆里有一本书,是姜文自己写的,关于《阳光灿烂的日子》的,书名叫《一部电影的诞生》,那个时候的姜文:“第一次做导演,连导演的称呼我都觉得像是别人给我起的外号儿”当时姜文就说:“电影是梦,这群人已经忘掉了自己熔入了梦当中。”“我当导演其实因为不满足,不是对我作为演员的工作状态不满足,而是对电影状况的不满足,我总想还有另外一种电影,或者说用另外一种方法来拍电影。我觉得,导演是一个动作,一次行动,他不应该是职务。你什么时候感到有必要行动一次就行动一次。我自信时觉得世界上没有人能和我比,我眼里没有大导演,当我不自信时也就是找不到感觉时,觉得任何一个人都比我好。”“我认为对一个导演来说有一个东西在吸引他,折磨他是很重要的。在拍摄过程中用一切方法、手段来寻找是什么在吸引着我,折磨着我,直到把它找到。我想这种寻找的意义超过电影成功本身。”这些话现在听起来依然是经久不衰,依然能在《让子弹飞》中看出这几段话的含义。姜文就拍过四部电影,从94年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到2010年的《让子弹飞》,期间2000年的《鬼子来了》还有2007年的《太阳照常升起》,每部电影姜文都是自编自导还自演,这在中国导演中不仅是绝无仅有,在世界影坛上也算是凤毛麟角。

       突然,散枪那场戏出来了:“你发的不是枪,你发的是怒。”“对,我就是要把他们心头的怒给勾出来。”散银子不如散枪,散枪不如散怒?我心头猛地一惊,感觉已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姜文,你,来真的?后面半截看着看着,感觉姜文叉腰站在高处,说:“孙子,爷爷站着也要把钱挣了!”俯瞰着张艺谋一等跪着挣钱的。

我欣赏这部电影,喜欢就是喜欢,虽然电影里仍然充斥这“姜文式”的暴力导演形势,但是,融入的讽刺冷幽默却是这几年电影里的佳品。

  1. 现在有多少子弹正在飞呢?

  2. 刚开始看了没多久,我很惊讶,这样的电影居然能公映!
    政治方面暂且不多说,剖腹那段,我挺受震撼,以至于一直在提醒自己:“嗨,不过是电影!”。

  3. 很多人都感受到了高潮,英雄主义的高潮,认为这是一个英雄凯旋的故事。
    我不知道为什么,好几个地方都看得想哭——估计是我这人泪点低。同时,有好几个地方,虽然没什么泪点,我还是想哭——联想到现实就几欲落泪,比如衣不蔽体的“鹅城人民”,比如结尾处热闹闹的火车与孤零零的白马,比如葛优嘴里那些时不时惹得哄堂大笑的黑色幽默。

说到《让子弹飞》,我一时语塞,脑袋顿时懵了,不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是有太多想说的话想说而又无从说起,太多的感受需要整理一下,就像看完韩国电影《苔藓》后尽然一度感觉没必要拍电影了。

       之前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的影评和观众的反应,这只是我的反应和揣测。后来从网友的热议中看出:Message
well received.
我还是觉得疑惑,姜文作为一个功成名就的明星,好吃好喝伺候着,豪车豪宅滋润着,干嘛这么突兀而高调地跳出来拍这样一个片子啊,动机不充分啊。瞧瞧张艺谋陈凯歌他们,不是都过得挺享受的吗。所以完全不能确定姜文想要传递的信息是不是网友们解读的那样,如果是,我简直,简直有点佩服他。片子烂,可是他气场够足,做得淋漓尽致,血气方刚,一派大丈夫气概,仿佛姜文边拍边喊着:“不如老子给你们个痛快的!”如果是,姜文,你有种,是条汉子。

也不可否认,姜文,葛优,周润发这三大影帝,以及星二代的青年男演员个个出彩。当张默饰演的“六”出现的时候以及他与姜文的关系,剧中他们是“义父子”,让我很自然的联想到如果张国立也出现在这部电影里会是怎样的场景。

整个电影,我自始至终看到的都是压抑,这种压抑,从电影刚开始那杆稳稳地瞄准着火车的枪就开始了。
火车内谈笑风生,但随时可能“砰”一声枪响,某人的脑袋就要出现一个血糊糊的大洞。更令人感到绝望的是,火车内的人不但没意识到危险,而且依旧在相互奉承、吹捧,宛若官场。
于是,随着枪声的响起,子弹开始朝着目标稳稳地飞去。最后,在混乱之中,那辆火车被彻底颠覆了,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落入水中。

    整部戏绝对是个好故事,是个好故事再加上好导演的功力和演员的卖力,这部电影就成了。其实我很想说说剧情,但又怕别人说我是剧透狂,我想说说人物吧,电影杂志都已经把每个人彻底分析过了,剩下让我说的恐怕也只有综合说一下,这是一部接近完美的电影,很直观的一个感受,《十月围城》后60分钟让观众不喘息,《让子弹飞》整个132分钟无喘息,电影落幕后,还没回过神来,估计我要思考几天才能把某些方面看清。

首先说说演员:
喜欢,陈坤演的家丁(用计激将逼死了“六”),姜武演的武举人(仗势欺人而落井下石),廖凡演的“三”,你不经意间就能蹦出个星来。胡兵,胡军,刘嘉玲,苗圃,等等

电影的高明之处,我觉得便是很好地把握了其中的紧张与诙谐。
观众刚刚还是为火车内部的溜须拍马提心吊胆,转眼间就到了葛优的生死关头,这场严重的事故从葛优嘴里说出来反倒变得轻松起来——我们对待历史往往便是这样的吧。

    场场戏经典,电影手法复杂到你要多看几遍,戏剧化的连贯台词和超级漂亮的运镜再加上凌厉的剪辑,主角鲜明的性格特色而配角亦不失作用,剧情环环相扣,人物粗中有细,想象中的透着大气,浑厚中的蕴满空灵,音乐烘托的气氛恰当好处,鼓舞人心之外,畅怀不已。

再说剧情:
最终结果意料之中,又出乎人意料。姜文叔叔继续发扬了“毛爷爷”打土豪,以及利用阶级斗争,策反记等等战略,最终逼死了黄老爷。

接下来,电影一直在紧张与诙谐之间反复切换,造成了一波一波的高潮,而电影的整个压抑,似乎在最后的“革命”中彻底爆发,全民狂欢。

       总之,观影犹如子弹呼啸而过,刺激了身上的每根神经,闲暇想来犹如梦境一般,好戏轮番上演,各路人马齐聚,展开一段荡气回肠的电影画卷。

看完这部电影,我到是觉得可以评评他们到底使用了36计中的哪几个计谋。

  1. 我看电影看得不多,不过,我很明显感受到这部电影中带英雄主义的浪漫气息与荒诞风格。
    浪漫与荒诞,我认为是这个电影很重要的特征。
    浪漫的地方很好理解,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人民推翻了暴政,我们的历史书与样板戏里,充满了这样的浪漫故事。
    而对于现在的电影,重新摆弄这种带有很强民族情感(这个词不妥,毕竟只是民族内部矛盾,没法上升到民族的高度,民族情感一度是中国电影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元素)的东西,似乎早已过时。
    然而,我认为本片之所以取得喝彩的地方,更在于它的荒诞。

电影一直在强调这种荒诞感,它如此不重视“真实”,以至于我几乎完全忽略了火车沉入水中那个地方的电脑特效的瑕疵——本来就是个荒诞的故事,有什么必要认真呢?
类似于《红楼梦》开篇说的“假语村言”,《让子弹飞》它在很多地方都让观众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荒诞感。比如带着头套的匪徒,比如空中翻滚的火车,比如荒诞不经的命运。

人物的命运是荒诞的,这一点在这个电影里很明显。六子因为“一碗凉粉”的争论,直接拿起刀剖开腹部,掏出了自己的肠子,盛入碗中,以证明“一碗凉粉”的真实性。这个情节让我想起卡夫卡的《判决》中,因为父亲的一句“去死”,儿子便径直走上大桥,跳入水中自杀而死。简洁明了,酣畅淋漓,小人物的命运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太荒诞了!人怎么能这样就死了呢!
那个凉粉店的老板,以及沉浸在睡梦中的刘嘉玲,贪生怕死油嘴滑舌的葛优,以及各种各样其他的龙套角色,他们的死亡方式令人咋舌。
人怎么能这样就死了呢!
生命的荒诞与无常在这个电影里表现得很充分,观众每时每刻都在担心是否有人会死去,于是情节一直保持着紧凑。

  1. 上面说到生命的荒诞,但这并非对生命意义的否定。其中的滋味只能自己品尝。
    接下来谈谈英雄。
    英雄在这里无疑是姜文。他有所有传统电影里的英雄都具备的优点,以及主角的不死光环。
    然而,在电影荒诞感的影响下,姜文这样传统的英雄与整个电影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这世界太混乱了,任何环节出错,英雄都可能随时死掉。更何况《让子弹飞》里,人物的命运本来就没有什么逻辑性可言,什么都可能发生,又什么都不可能发生。可就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英雄依旧坚持着那些传统的价值观,并且以生命去维护它。这又造成了另一种荒诞。

童话般的英雄主义,与噩梦般的荒诞主义相互映衬,于是,单纯的人看到了英雄,悲观的人看到了荒诞。这也是这个电影广受好评的重要原因之一。

电影是开放的。
我经常幻想不同的结局。
比如,当英雄带着三个部下骑着马摇旗呐喊时,虽然我相信最终会是喜剧,可我还是在心里给它设计了一个彻底消解英雄意义的杯具——鹅城的广大人民依旧宅在家里织毛衣,最后,英雄孤独地死去,电影结束。
比如,为了冲淡一点压抑,在姜文与周润发在讨论“是你重要还是钱重要”的时候,我给他设计了一个姜文对周润发深情表白的结局——大英雄与大反派最终惺惺相惜,“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咽”。

当然,传统电影必须有个结局。于是,正义战胜了邪恶,准确地说,是“正义荒诞地战胜了邪恶”。没有什么历史必然,没有什么客观因素,没有什么逻辑推理,总之,正义就是战胜了邪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